舊時代的權威建築在片面的傳統觀念之上,時代要進步,新的權威就必須建基於理性和民主之上而不能重蹈覆轍。但拆掉了舊的大台之後,事情好像不如理想發展。大台被拆了,舊有的權威被破除了,但沒有新的政治力量有能力取而代之擔任新的大台。

明報一篇專題文章提到,從網絡的現象可以推斷後佔領時代的政治力量已經徹底碎片化 [註1]。Facebook就像一個回音室,每個人在Facebook建構的社群就是一個回音室,而每一個對著回音室喊話的人都只會接收返自己的回音。社群之間欠缺良好的交流,人聽到的就只是相對單一的聲音。這亦印證了一路以來Facebook不利理性討論而只叫人圍爐取暖的說法。

任何政治力量要取得成功就必須建立大部份人皆接受的權威。為什麼我們需要民主選舉?是因為民主選舉乃一個確立權威的程序,在選舉中人民選擇他們認同、信任又或能夠maximize他們利益的政黨,無論怎樣,能夠通過民主程序,經民主選舉授權的人或政黨都必須得到尊重,因為他們的權力由大部份人授予,而你又要尊重大部份人的意願——這就是建基於民主制度之上的權威。

而與民主不可分割的是理性。民主程序之所以能夠建立權威,在於人民所作的決定乃建基於理性,建基於投票前深入的分析及討論。欠缺理性只會帶來兩個結果。一,沒有理性就失去了可供量度的尺,失去了最基本的量度單位,結果誰也不服誰,大家都認定對方不講邏輯。沒有大家都認可的標準,即使通過了民主程序,權威也無法建立起來。二,在欠缺理性的情況下也有可能透過民主程序建立起權威,但這種權威只會建基於人民的喜好而非以社會的最大利益為考量,最終只會引領整個社會甚至民族步向滅亡。前者正正是香港今天的寫照,後者已由民主回歸論帶來的遺害印證。

可惜的是,暫未見到香港有人或政治勢力嘗試以民主和理性為基石建構出新的權威,而且似乎正朝著相反的方向走,走上了前人的舊路。新權威的建構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但時間不等人,恐怕我們要加緊步伐了。上一代人不思進取,拆掉他們的大台是應該的。但新一代的人也必須挑起這個擔子,以理性及民主建築起新的大台。

註1: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60612/s00022/146569825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