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雨革後拆大台之聲不絕於耳,縱然雨革無功而還,拆去了泛民(至少在年青人心中)舊有的大台似乎是不可改變的事實。此後,傘後組織不斷湧現叫人眼花凌亂,以往由大台一家獨享的權威、地位和話語權看似分散到不同的山頭,年輕人亦因此被命名為喜歡拆大台的新一代。

不錯,年青人的確喜歡拆掉舊有的大台。站在大台上的人散發著屬於舊時代霉爛的氣味,既不願跟上時代的步伐,又拒絕讓有理想有抱負有幹勁的新人主持大台。舊的大台既如此不堪,大台上的老人又趕不走,最直接的做法當然就是把整個舊有的大台拆掉了,畢竟長江後浪推前浪,時代更替乃自然的定律。過去一段時間,這樣的事情於不同層面屢見不鮮,大家也就漸漸習慣並接受了拆大台乃新一代人的特性。

然而,年青人真的本質上喜歡拆大台嗎?

若將大台理解為權威,對舊有大台感到厭惡就可以理解為對舊有權威感到不滿,而這種不滿尤其以年輕人最為強烈,卻不代表年輕人本質上就是不喜歡大台。舊有的權威建基於一些教條式的敍述,諸如「爭取民主一定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唔可以激嬲共產黨因為共產黨會開槍」,而這些信念卻鮮有被挑戰,只有少部份人會問教條背後有何合理論據,於大部份上一代人的眼中,這些就是終極的真理。

可是,時代會進步,只會有愈來愈多人不接受這一套。欠缺論據而純粹的敍述已經不足以建構起合法的權威,有人會開始挑戰舊世界的真理,會問「爭取民主點解一定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共產黨係咪一定會開槍?」,而安坐於大台之上享有無上權威的老人卻懶得解答這些疑問,不會為他們的教條提供充分的解釋。大台的崩塌就如獅子山下神話的破滅,說明單純的故事已經不足以提供必要的說服力。

建立權威的門檻提高了是一件好事,說明時代正在進步,但亦標誌著新的權威更難建立起來,尚未有新大台出現,或者證明了這一點。

伴隨社交媒體興起所出現的,是圍爐取暖以及極端分割的現象,加之大部份人在如此變態的香港社會下變得心理不平衡和情緒化,這也無可厚非。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這些現象正抑制著新權威的建構,如何回歸理性認真看待擺在眼前的問題頓成新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