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寫了一篇歡欣送沈博,說穿了,就是對那些比較隱閉而有欺騙性的社政人和事忿好不平。當然廢陶之名早己深入人心,其拙劣更無法和高深的沈大師可比擬。然而日前看到青年新政和陶君行辯論有關六四、香港政治進路的願景,令筆者瞭解到,原來即使是青年新政,也對廢陶的廢無深切的理解,或者有亦不能面斥其非,心痛得卑微的筆者也要補上一篇,順便給一些不熟知背景脈絡的人知道,為什麼人們都叫陶君行做廢陶。

在此之前必須說,真的不用跟陶君行辯論,這個人是不會負口責的。不數遠,就最近「送比我都唔屌」一事,他竟然還可以指這個「屌」是「罵」的意思,並加一句「係人都知」。即使相信真理愈辯愈明,和一個終日在自家網台亂打飛機的淫賊有何須辯?結果是給了機會他上鏡,無論蠃輸,他依然可以運用常人無法理解怎能這樣賤的解釋力,繼續在自家台上滿口胡言。

不和廢陶辯論不是怕了他,是不屑置辯。正常人也不會和狗辯論的。若在公開場合無可避免要與無恥之徒對陣,不妨參考2012年九東選舉論壇黃洋達如何回應民建聯陳鑑林。如果青年新政的人覺得將廢陶和民建聯比是有點那個,證明你們還真是太嫩了。

廢陶一詞,出自2012年立法會九東選舉,與黃洋達選舉論壇對壘被評一路走來始終唔得,最後抗戰二十年的他竟然票數還比當時政界新人的黃少四份一,廢陶之名不徑而走。表面上,陶的廢在於選舉的失敗。實際上,廢陶封號是一個標誌,將自社民連分裂後,人們察覺他的所謂激進、進步民主力量原來是政治投機(還要失敗)的反感表面化。

退出民主黨時責怪黨內主流打壓、離開前綫是受人威脅、釀成社民連分裂、選立法會三屆都失敗、雨傘革命篤灰,君相分必出惡言,總之每一次都是別人的錯,而他一路走來,這種做壞了事的本質卻始終如一。這裡非常客觀、筆者對無實據之事謹慎地用「做壞了事」,再精簡點,又可用一“廢”字形容。所以我們不叫他壞陶而叫他廢陶,乃中肯不過。

廢陶的最大問題,就是不誠實,亦毫不反省。一直批評本土派,卻幾可肯定從沒看過香港城邦論。陳雲在城邦論早就強調,香港的主體意識不應該訴諸國族,而是文化公民層面,主張凡是以香港為不二的家、擁抱香港價值、願意在對外茅盾中站在香港一方等,即使是新移民也是香港人。廢陶卻能在長久以來,在自己網台多次指摘身為本土派的梁天琦和鄭錦滿並非土生土長,氣態囂張,更令人對他的無知驚訝。

以上只是廢陶混淆視聽、魚目混珠云云眾多的事例取之其一,拿來分析,當中能做到這種地步,必須是超人般的無恥才可以從來只用自已對本土派的理解做評論而不考証。如果在辯論的環境被人用實據反駁了,大慨他就會好像在日前的論壇說句「多謝你的澄清」,把原來自己的胡說八道SPIN開,塑造出好像解釋他的廢話是你的責任,再多謝你一聲,側側膊睇你覺唔覺。反過來也是憑著對這等詭辯功夫的無恥自信,廢陶自覺可以更加肆無忌憚的繼續廢噏。

古人迷信鍊金術,結果鑄成大量廢土,中國歷史上不少皇室帝冑,英明如唐太宗,也被方士用廢土弄死。今有陶君行在香港的民主道路之上,歷史循環,好像冥冥中廢的因子永不止息。人在歷史中最多只能盡人事而安天命,解構其廢之所在,讓聞者足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