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通匪類」是台灣一零二五大遊行年輕人所提出的口號,台灣人父母會用「匪類」來罵敗家子,把好的東西給弄壞的人也會說「有夠匪類」,或者是浪費無度都會用「匪類」來形容。08年台灣大遊行「匪類」泛指支那共匪共產黨政權,有「共匪碰不得」的隱喻,呼籲不要毀滅民主,人權等價值的意思。「勿通匪類」指的是政治上的勾結,不是物理上的接觸;固有共匪碰不得之意,也有勿掏空民主價值的警示。提醒人不要墮落,不要跟壞人(支那)學壞、合併,不要再沒出息,要力圖振作。

雖然上述所指的「匪類」是指支那共匪共產黨政權,但以我的個人判斷,泛民左膠都是出賣香港的賊匪,本土派四面受敵,不但反共,更要勿通左膠。

青年新政是其中一個雨革後的傘兵團體,年輕活力的形象和小家碧玉的游蕙禎,游蕙禎與鼠王芬一役,使他們在區議會選舉中成為的焦點。

只可惜「千年道行一招喪」,青年新政在3月時上花生台,游主任聲稱是還人情,而筆者不理解為何與這個篤灰、沒有內容的網台會有交情,更要還人情。

除此之外,香港本土力量CK何志光指游蕙禎不是香港出世,沒有資格做本土派之類的言論,這個癲佬從來私怨行先、坐而論道,但青政游主任竟然把她的出世紙放上Facebook,部分個人資料都泄漏了,何志光此人胡說八道,卻有人認真回應,實在太給面子,而且身為政治人物,考慮問題應心細如髮,三思而後行,更何況是出世紙那麼私隱的資料,更何況他是痴線佬CK!

直到近日,青政的網台節目Channel i 《新言論政》邀請了陶君行與青政發言人黃俊傑做論壇,事緣是黃俊傑早前收到一個華人民主書院的六四論壇邀請,原本是有主持謝志峰、工黨胡瑞珊、陶君行和黃俊傑,但黃到場後發現陶君行拿著花生台的banner,然後離場,其後陶又在花生台指黃不敢和他一對一辯論等言論,青政就借此事件在《新言論政》搞一場論壇。最後,整場都只是陶君行帶黃俊傑遊花園,偷換概念,黃亦沒有好好透過論壇解釋他們的主張,只是提及一些香港人身分認同和中港區隔等言論空泛。另外,雖然青政有主張五年自決公投、香港人為一個民族等的論述,但我認為不夠完整,而且只是拾人牙慧,相比城邦港獨歸英派,青政實在面目模糊得多。(最重要的是,和廢陶這類人實在沒什麼好辯論,寧願和有水準的建制派溝通,收下料更好。)

我不是要針對游蕙禎或者黃俊傑等青政的成員,我支持世代交替,讓更多年青人參政,我只是不願看見青年新政會變成第二個香港中箭,以及與左膠泛民有太多糾纏,實在會惹人懷疑的。青政的定位不是行動型政黨,也不是論述型政黨,立法會選舉形勢實在是岌岌可危,只能吸取溫和本土派和偶像票了。

結語:「新泛民」真是沒有誤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