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非常盜》意外跑出,沒有大動作沒有大特效。全球票房,竟然勁收3億美元。大概是因為,我們都喜歡變幻莫測。明明就在眼底下,卻見證一隻鴿子,憑空變了出來,就像欣賞了一場上帝小小的戲法。《非常盜》是四分魔術,三分犯罪,再加三分羅賓漢的劫富濟貧。電影狠懲為富不仁的大鱷,不知道為什麼,竟讓我們想起香港的霸道權貴,真是大快人心。難怪,會贏得無數觀眾的喝采。

非常盜揭假面

票房大收,接著就是開拍續集,早已是荷里活的潛規則。《非常盜2》承接上集,四騎士完美復仇後,避世一年,再度復出,要揭穿權貴假面具。上集四人處處制敵之先,把FBI 和富商玩得陀陀轉,非常過癮。今集就索性來個大逆轉,四騎士失手慘中陷阱,遭威脅要去偷一塊超級晶片,可以破解世上所有電腦系統。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上集《非常盜》之所以出奇制勝,在於高速剪接、節奏明快,觀眾還沒有細想種種魔術布局,是否合理,就被一幕幕目眩神迷的魔術牽著走。今集換了導演,由朱浩偉操刀。朱擅拍青春歌舞,一部《舞出真我》,暢快淋漓,動作俐落。但可惜朱拍魔術犯罪片,卻顯得力不從心,遜色不少,今集明顯失色。

用歌舞片的法子拍魔術片

首先,通常只有劇情片,才會超過2小時片長。因為,一般觀眾,無法忍受,超過兩個小時的連續強力刺激和懸疑。《非常盜》片長130分鐘,讓本身的明快節奏減慢,變得拖泥帶水,中段不免悶場連連。

不過更糟糕的,是導演用拍歌舞片的法子,來拍魔術片。結果,魔術震懾人心的真實感,消失得無影無蹤,失去了魅力。失去真實,就失去了魔術。一旦失去魔術的好奇,《非常盜》也就失去了魅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電影的魔術魅力,藏於「不可能美學」之中。一隻白鴿,是不可能從空變出來;白花花的鈔票,也不可能突然從天而降。但我們眼睜睜看著,白鴿真的變出來了;鈔票真的突然滿天飛。明明看似不可能不合理,但我們又知道確有其事。因為,魔術不是魔法,魔術講真實。讓觀眾產生強烈的好奇慾望,想一窺究竟,想知道,電影到底是怎樣漂亮地騙過自己,這就是魔術的魅力美學。

失去魔術的好奇就失去魅力

有一場戲,謝西艾辛堡讓雨水煞停,倒流天上。就算只在預告瞥見這一幕,已經覺得極為震撼。但看完電影後,背後的所謂原理,你真的相信嗎?銀幕上做得出來,不等同實際真的可以做得出來。實際上做不到的魔術,不是魔術,甚至不是騙人的把戲,只是乏味的特效。銀幕上,堆砌的特效,可以征服視覺,但觀眾內心的真誠信服,卻是基於合理的解釋。若只為看畫面CG特效,觀眾為什麼不跑去隔壁看X-men?

再細心一看,電影中的眾多圈套和把戲,幾乎不是由特技硬砌,就是因為催眠神功,或者種種巧合。懶理解釋、理由胡扯,讓電影的真實感,就蕩然無存。失去真實感,就失去好奇,電影便即時死亡。

還有各人大玩花式切牌偷晶片的一幕。本來動作流暢,精彩俐落,看上去像歌舞的拍子,拍得漂亮。但接著又想,高科技的森嚴實驗室,竟然沒有一個cctv鏡頭,畢竟難以置信。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角色方面,新加入的麗茲卡潘,是唯一的女性。她的角色鮮明,瘋癲喪玩,較上集的女主角突出。逃亡時,她問麥克雷法路,為什麼只問她一人,懂不懂駕駛電單車(因為她是唯一的女性),這一幕也是神來之筆,諷刺幽默。麥克雷法路則是越見好戲,今集身處劣勢,焦急倉皇,還是演得自然有神。周杰倫則只淪為過場花瓶,角色安排,想必純為考慮中國市場。

就算整體上,電影群戲出色,但仍無法彌補失去的真實感。觀眾也不再追問,電影中各種魔術騙局的解釋了,不是因為我們已知答案。

只是,我們不再好奇,失去興趣。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網誌 (http://reasonformov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