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島之行最後一晚,步行回旅舍時,同行發現了一間愛麗斯夢遊仙境主題的café。收費不便宜,1500yen半小時,酒水任飲。從外面看不清裏面的情況,拖拉下二人最後鼓着勇氣進入。

地方不大,只有大約十五個位,格局像迴轉壽司餐廳一樣,坐了五六位客人。三位cosplay愛麗斯或小兔的女侍應就站着不斷與客人談天添酒。

來得這種店就不會期望有什麼好酒喝,叫了一杯滲了水的燒酒中伏後全程只叫啤酒。平時在餐廳叫啤酒起碼500yen你喝多幾杯就回本了,不過本身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小店氣氛是也。

侍應似乎措手不及,花了不少時間才讓我們明白要先付錢,每人座位前有一個計時器,上了第一杯酒就開始計時了,剩五分鐘時還會有提示。

當時剛好有個一熟客會英文,就被侍應叫到我們身邊當翻譯。閒談間他透露,工作關系經常出差到廣島,一星期來這裏三四晚一人來談天喝酒。當日還拿了一條毛巾送給位侍應當禮物,還說之後要再去另一分店送毛巾。看他已把這當成一個心靈樹洞,或簡單來說,沉船了?

女侍應因為不會英文,只能夠靠熟客翻譯,有時一段時間搭不上話就只能站在面前添酒裝懂。仔細一看,年紀可能二十到尾。在這個環境,最好就不問對方的背景免得尷尬。當談到香港的時候,她的反應就只是為什麼你英文那麼好,和香港有個廸士尼,連香港以前是英國殖民地也不知道。你不會知道她是裝傻還是真無知,但在這程況無人會介意。又不是古時名妓賣藝,唔通同你吟詩作對乎。

不難明白日本這一個極度壓抑的民族會生出這類型的生意,沒有信賴的傾訴對象,來自社會和家庭的壓力又不少,就有了服務需求。日本男女地位不平等,女性職場發展機會不多,當陪酒女收入尚算不錯,就有人願意入行。不是每個人都好女僕café動漫這類,又不是每個人願意去夜總會,此店定位介乎兩者之間。忙碌一日過後,去一間小店喝個小酒,暫時脫離現實。小店關係,喝酒之餘又可以和「可愛」侍應聊天,自制力強的話價錢還可以。雖然這一切是建基於金錢和客人身份,但估計比人中之龍系列中出現過的夜總會,銅臭味會少一點點。收了你錢,就算聽不懂英文,亦會站在這裏陪笑不要偷懶,也是種服務態度的表現。

最後一小時到了,共花3000yen每人,值不值見仁見智。問可否拍照時遭爽快拒絕,亦絕對理解。一買一賣,有些界限是不能越過的。進入這間店是個緣份,在這之後的就是交易了。當人與人的交流要用錢才能買到,也只能說是個悲哀,不過對日本人來說,也未嘗為折衷的選擇。

附上小店地址,到廣島時可以體驗一下:Cafealice廣島市中區袋町1-29 1F,晚上營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