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明三番四次以陳雲在社交媒體的慣常用語,嘲笑陳雲的中文水平,字裡行間不乏貶低陳雲人格的說話。社交媒體,不是個人部落格,是即時與別人互動的溝通平台,其間戲笑怒罵,採用慣常用語。為增加娛樂性,偶會加上圖像(emoticon),或以當地人慣常口語溝通,如香港人喜歡的中英夾雜、暗號、潮語或加幾句粗口。這就是香港人社交媒體的溝通方法。

用文行字,也要看地點、環境和對象。古德明總愛引經據典,嘲笑別人在合適地方用適當字句是中文水平低下。在社交媒體平台打滾了不少日子的現代人來看,古德明嘲笑別人不如,卻暴露了自己文筆迂腐,悶死方丈。難怪他仍停留於報章專欄年代,沒有網友,只有讀友。

鄙人做人簡單直接,不喜歡指桑罵槐,與其說給古德明上社交媒體課,說他食古不化,倒不如是在說他心術不正。雖則說文人相輕,但三番四次地向一個被政治打壓而失去教職的文人落井下石,顧左右而言他,已不止是輕視那麼簡單。

古德明的專欄中節錄:
「香港本土派有個國師陳雲,所著《城邦論》據說已成為香港建國論者的聖經,或問我有沒有讀過,我說:『有時間,不如重讀《山海經》、《西遊記》,即使荒誕,卻饒趣味,讀後更不必洗眼。』」-2016年03月

「城邦派對中共向來無所作為,只會不斷攻訐民主派,並視大陸百姓為讐,這是我早知道的;我只是不知道,憑陳雲那樣的「中文」,怎麼可以寫《中文解毒》之類書籍,以「中文」教人,還大獲好評?」-2016年06月

「我曾指出陳雲師事中共,他否認說:「師事中共的人,敢自稱毛澤東嗎?我是香港毛澤東。」算了吧。我就有一位故交,愛在人前高喊「打倒共產黨」,卻每個月搭中共專車上大陸報告所作 所為,連出入境紀錄都沒有。然則師事中共,為什麼就不敢「自稱毛澤東」?我不是三尺童兒。捫蝨論世,聽其言怎可以不觀其行。」-2016年06月

對於2016年3月文章,古德明要嘲笑別人的著作,但首先也要先看看對方在寫什麼吧?正如我要嘲笑共產黨,也看看黨報在說什麼呀,這是自重。夠膽說沒有讀過城邦論,卻以「洗眼」來貶之,不懂自重,也不卵知所謂。

3個月後,又來攻擊陳雲。表面為民主派抱不平,最後卻暴露了自己對於陳雲書籍大獲好評酸得要死的心理。老實說,古德明中文果然功力深厚,看到我的牙齒也酸起來了。

同一個月內,又在專欄評論陳雲。指陳雲口說反共,其實是師事中共。那麼古先生,你不斷地攻擊陳雲,難道你就師事陳雲?我也不是三尺童兒,我當然不會說這麼荒謬的事。但你的專欄專門攻擊文人來向自己臉上貼金,並議以這等似是而非的謬論,不用觀其行,已能證明你的人格是如何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