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司徒華去世之後,大中華思想都隨他的離世逐漸墮落。他們的墮落不是單純因為思想守舊,而是他們的行動從來都只是出賣香港人,口說幫香港人爭取民主,但身體卻很誠實:2004年支持領滙上市、2012年為特首選舉抬轎、雨革篤灰、初一事件極速割蓆等多不勝數‥‥‥

支聯會(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教協(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等,都是司徒華愛國主義者的產物。上一代逃避共產政權而來香港的中國人,深深受司徒華的大中華主義思想下薰陶,他們的中華民族意識,幫中國建設民主,希望極權中國賜予香港民主,是痴心妄想,他們以中國人或者中國香港人面對中國殖民香港、香港赤化的議題以及前途問題等,都只會出賣香港,因為他們的心都只是朝向祖國。

新一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們的身份認同和民族意識只有香港人民族意識,當我們面對香港的大小議題和香港的二次前途問題時,都以香港民族出發。筆者不會否定以往的香港人擁有大中華意識,但反對愛國主義者攻擊想離開鳥籠裡的香港鳥。

筆者認為以往大中華主義為中心的社會行動,是被動和浪費了香港廿七年時間(以司徒華帶領的愛國運動由1989年六四事件始),後司徒華年代,就是香港人的本土年代,我們一定要主動出擊對抗中共殖民,無論是武裝起義、全民制憲、公投自決也好,都一定要尋求香港的出路,不再等待中國會變好,香港就會有民主,香港一定要獨立起來,不能再依附中國。

要創造新時代,就要打破舊想像

筆者不會認為所有的年青新一代的香港人都是高質素的,不過以筆者觀察所見,有些老一代的香港人事實上都只是和港蝗沒分別的,也就是網上常說的「廢中」,例如:年輕人無法向上流動,一定是年輕人不努力向上爬,但明明向上爬的麻繩是他們親手斬斷的;滿口都是批評年青人的說話,指責示威者是暴徒等;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搶著霸位和大聲喧嘩;出國旅行在外國人前和在機場大吵大鬧等。

他們是港英時代裡享盡經濟奇蹟的一代人,他們尚可以食改革開放條水。今天的年輕人,處於全球經濟不景,中國L型經濟(經濟放緩),大學畢業生人工年年減,最後,到外在經濟不景的情況下,不論是香港的內在環境、經濟活動不活躍、政治,他們只是留下爛攤子給我們,兩代的矛盾是必然會發生的。

後思徒華年代是屬於我們捍衛本土的年代,不是某一個人的年代,沒有大台,只有群眾,以後只會以香港人的國族身份去面對香港人前途問題,不再是中國人/中國香港人/香港中國人這些身分這樣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