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括香港人論,主要包括三樣嘢:對於民族自身的觀察(民族性、性格特質)、解讀(民族抑或民族性的來源及成因)、反思(尋求進步)。

(三)民族性、文化、特質

要探討所謂香港人之性格,獨特性固然重要,但非絕對。假使毫無獨特之處、無任何特質得以決定性地辨明與其他民族之相異處,終究民族非以「性格的獨特」來建立,香港人依然係香港人。舉例香港人貪少便宜、為幾蚊排兩個鐘隊,這當然不是世上罕有,卻不能以此為由而排除之,貪少便宜仍然係香港人的性格。

「哥哥們有裝有金色屏風的高級傳統客廳中靜靜飲酒。我慌忙入內,先向姪女婿打招呼,再向大哥和二哥為久疏問安致歉。大哥和二哥都只輕輕點頭,喔的一聲就算回應。這是我家一貫作風……不,或該說是津輕的一貫作風吧。」
「記得約莫在十年前,在東京近郊的鄉間小路上,大哥也是這樣駝著背,踽踽而行。我落在他後面數步之遙,望著大哥的背影,一個人哭眼抹淚地跟在後面走。或許從那次之後,我們就不曾像今天這樣走在一起了。那次事件,我不認為自己已經得到大哥的原諒,也許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就如同一隻裂碗無法補好般,任憑我百般努力,都無法回到從前。津輕人的性格尤其無法盡釋前嫌。」
(引用《津輕》太宰治)

因為津輕人有這種性格,故太宰治將之如實反映,而非只有津輕人才擁有的特質。

之所以會產生到特別的性格,原因那地方有些特別的風俗習慣、地理風景、及歷史等等的複雜緣由,遂成「民族性」。我理解獨特的民族性為蛋白質般的複雜鎖鏈體,即非三言兩語可明言、由龐大的前因後果交織出來成為今天的民族性。
翻查以前同友人的對話記錄,發現以前曾借美心妹妹寫真集風波(http://evchk.wikia.com/wiki/美心妹妹)分析過何謂彰顯民族性的文化,現整理成文:

當日美心妹妹寫真集有所謂「孌童」之嫌,皆因有幾張相「比較暴露」。早於事件爆發前兩日,我發表一篇文論述民族美學(驅逐核突大媽 降伏世界左膠 捍衛香港美學 免成文化公廁(後篇),所以就擔心會否有人借我的文去指影妹妹仔相屬「文化」,故不應受限制。
要先問,「性」、「啪啪啪」是否具有民族性性質的文化?

我認為民族性性質的文化須符合兩點:

(一)蛋白質般的複雜鎖鏈體;
(二)本能再創造。

何謂本能再創造?人類本能、基本行動即為「本能」,人人識行識走識扑嘢,所以上述行動不構成民族性性質嘅文化內容。而對上述動作、行為之喜惡,亦非為民族美學。相反脫離本能的如藝術,其內容係被創造出來的,可構成民族性質嘅文化。回歸美心妹妹啲相,相片構圖、色調等可以顯示民族性;然對固中的「性意味」就不成民族性。

而家要說明何謂「蛋白質般的複雜鎖鏈體」。首先文化必須係蛋白質般的複雜鎖鏈體,談「性」是否文化本身就有謬誤,因為「性」非複雜概念,而係本能。要令「性」成為文化,須於其之上添加其他內容,即所謂「本能再創造」。
以大媽為例,大媽不單止具濃厚「性意味」,且與肥、老、巢皮、衣著暴露、面皮厚、嘈、扭屎忽花等因素交織成為複雜的概念,故看待為一項「文化」。驅逐大媽屬民族層面的戰爭,而非僅僅個人喜惡。

要排除何為個人喜好與習慣來分辨出真正「獨特的民族性」可是難,但依循上面兩點來按圖索驥,都能省卻很多功夫。

有人會藉舊事追憶逝水,探討以前的民族性如何,今日的民族性如何,但究竟考究以前的香港人的性格有何作用?追尋古今的民族性,重點在於所謂的民族性有否流傳至今,否則就只係一部純粹的歷史書,對今後的民族發展沒有幫助。縱舊時美好,除非使其重現,否則一直就封藏在歷史入面。

謹在此引用《日本人論》之中丸山真男一句話,因為我實在無法清晰描述我對過去、現在、未來的感受,直至頭先睇到呢句:「古層歷史圖像的核心不是過去、未來,而是現在,現在涵蓋了過去,而所謂的未來,不過是從現在出發的……所有嶄新的變革與適應都是原初的連續顯現」(引用自《日本人論》南博)。寫香港人的民族論述,欲將民族塑造為自古已有、甚至永有的概念的話,必須要寫出今昔之連繫,證明民族性係連續的,非斷裂的承傳失敗。

知今日,仿如一塊鏡,映照出昔日的影像。是故,我側重於探討今日的香港民族、民族性、國民精神等等傳承,而非一味昔古懷舊。當然,於我而言,香港就係無歷史。甚至乎英國殖民的歷史、社會景象都不在我意識之內。這是我這一代九七後主權移交後始出世、活在黑暗之中、自稱為「香港人」的異鄉人之剖心告白。香港民族於我卻是虛無飄渺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