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 70 年代,九廣鐵路公司由於新界的交通不便以及響應政府計劃,因此在柴油火車車門附近,加設呼籲市民讓座予傷健乘客的標貼。在那個年代,香港地鐵的優先座都是跟隨英國,因為香港的社會倫理、教育、文化等都跟英國倫敦相近,因此沒有特別劃分哪些位置是優先座,而是每個座位皆是優先座,乘客可隨時讓座給有需要人士。直至近年,港鐵直接把優先座的座位標籤出來。

mtr_seat01

優先座之所以變成批鬥座,是因為有市民把乘客不讓座或者坐在優先座的照片,公開放上社交討論區和Facebook作批判,令「人心惶惶」,優先座不再有人夠膽坐甚至不敢在地鐵上坐,免得被批鬥,情況就如以下這張照片(網路上不只有這張照片):

mtr_seat02

道德上,不讓座給有需要的人(根據港鐵上的標貼,「有需要的人」應為孕婦、小童、長者、殘疾人士)就是沒有禮貌,沒有道德論理嗎?難道把一些工作太累、個人需要不明顯 (例如扭傷)、睡著了等的乘客也放上Facebook進行網路公審,這種行為就乎合道德嗎?只憑一張照片、一段文字就決定誰是沒道德的人,怎樣看都不合理。

讓不讓座不應該以道德判斷,讓座是發自內心,是反映個人的質素的,每個座位都值得讓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