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近年花生特別多」,除了前排在機場牽涉特權問題的CY,CY及CY外,沒錯,的確是CY (振英) ,CY (青儀) 及CY (頌欣) ,牠們分別行使、使用及享受特權,昨日傳出民建聯前黨主席譚耀宗於本年五月底「打尖」做手術事件,似乎人類總要重覆同樣的錯誤。

有消息指出 ,上月底譚某人受到特別安排,在妻子陪同下經職員更衣室進入手術房無菌範圍任意走動,更在手術前被安排在職員休息室等候。關鍵的地方在於今次事件涉及「特事特辦」的爭議,大家有留意時事的話大概會知道政府公營醫院輪候專科診症由至少十數個星期到較長的上百個星期不等,再加上要排期進行手術,沒有一兩年等待時間就能進行手術實屬天方夜談,只不過譚某貴為立法會專貴的議員,身為民建聯前主席的他就不能混為一談。

忘記了前一兩個月梁特首在機場那件事嗎?既然梁特首在機場能「特事特辦」的話,為何譚前主席卻不能?是身份地位不夠梁特首?假如有人認同這句話,以現時香港人的智商以及那班左膠 (社會寄生蟲?) 學者的準則,請當心會被平機會起訴。然而,譚某好像沒有得到梁特首相近的待遇,伊利沙伯醫院不似機場管理局般識事務為他解圍,反而直指事情不恰當並就此向公眾致歉。先不論伊院的回應是否「做show」,單單是道歉表示會嚴肅處理今次事情已比機管局死不認錯,「死雞撐飯蓋」的表現好得多,難道香港不是講「特事特辦」的地方嗎?還是因為譚某不是特首,只是區區一個維穩政黨的前主席,故此地位並不超然,所以沒有進行「特事特辦」的權限?那麼假設譚耀宗認梁振英為乾爹 (我是說真的上契做契爺那種,不過要是你認為是像郭美美找的那種乾爹的話,那就隨便想像好了。畢竟現在什麼都要跟大陸接軌,所以在這裡我用「乾爹」好了。) ,事情重新再來一次,伊院還會直指事情不恰當要嚴肅處理嗎?抑或容許譚某「特事特辦」?始終事情沒有發生過,只能說若然條件如上述假設的話,結果很可能會不一樣。

乾爹

不論如何,譚議員成功切除身體多餘部分是件好事,至少民建聯的支持者不用再擔心這位黨元老的身體,因為不該存在的地方已被切除。有時小問題也不能掉以輕心,按此道理譚議員身體的小問題亦有機會隨時變成大問題,故此他在小問題演化為大問題前果斷把禍根去除,切除問題的根源,正如他所屬的政黨在立法會選舉前夕英明去除黨內「禍根」,使樹根兄不能以黨的名義出選港島區議席,這可不是「子烏虛有」的指控,是根據黨現任主席李慧琼對傳媒公佈的消息哦。

禍根

伊院如今成立三人調查小組就手術安排深入調查,將於四至六個星期內完成並向醫管局總部提交建議,不過小弟此認為此乃小事無須大費周章,反正中國人社會邏輯從不認為「特事特權」有不對的地方。譚議員經歷切除事件後相信在今次選舉會「大廢武功」,能否連任亦成疑問,除非他是東方不敗、岳不群、林平之一類經過切除步驟後會變得更強就另作別論了,若然成真的話,希望譚議員屆時要身穿「國服 」謝票,最後小弟故作慷慨送贈譚議員一幀祝賀海報,技藝拙劣還望各位見諒。

成功切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