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世界多姿多彩,不同國家的網民都會自己建構出一套獨特的網絡文化和領域。Deep Web作為網絡世界一個神秘的領域,自然吸引網民去探索和發掘。網絡作家恐懼鳥就以Deep Web為題,寫下一篇又一篇精彩文章,去帶領一般網民探索這個日漸受世人重視的網絡世界。然而,Deep Web作為神秘領域,自然會有很多不為人知以至不人道的事件發生,當介紹Deep Web的書籍出現描述該世界血腥恐怖的一面時,卻被一群教育工作者抨擊書籍內容血腥。

反映現實 卻遭反感

多個教育工作者和社會「道德組織」集體向淫審處投訴,要求將作家恐懼鳥的兩本書《DEEP WEB FILE#網絡奇談》和《Deep Web File 2.0人性奇談》評為三級,若成事的話此二書將會禁絕於香港市場。最終淫審處只評為二級,要求出版社「包膠」及寫上警告寫句,又只准賣給十八歲以上人士。面對如此局面,恐懼鳥表示理解:「佢哋當下反應嘅很正常,我並唔出奇。我寫文嘅時候從未諗過連小學生都會睇,包膠這個決定係可以接受。」但對於十八歲以上人士才能購買此書,恐懼鳥就質疑定下的標準太高,他認為中學生已經有能力和水平去接觸其著作,又話「如果唔係件事炒大咗,我覺得依家呢個標準真係定得太高。」

對於書的內容何處觸動教育界的神經,恐懼鳥笑言指他們可能連其著作都未看過,他指出現時常被批評的烹煮小孩的情節,不過是整篇文章的一小部份,其內容是要表達在戀童癖的世界,有些人會陷入極端變態,要描述該世界的人是如何運作和產生的衝突,烹煮小孩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情節。他又指,他的著作是要反映在Deep Web世界真實發生的現象,所描寫的都是真人真事。

Deep Web成潮流 香港卻落後

回歸最初,恐懼鳥所寫的文章都發佈在網絡世界,高登、Facebook以至本報都有發佈其文章。他指最初自己想將Deep Web的世界呈現給香港網民,因為Deep Web在外國早已成熟和流行,而在亞洲地區例如香港和台灣,都只有少部份網民有接觸,普羅大眾甚至對Deep Web毫不知情。因此,他早期在網絡傳播的文章,以至其第一本著作,都以描述Deep Web資訊為主。到了第二本著作,他就希望帶出一些意識,例如〈誰人是怪物〉就是要探討社會人性道德。恐懼鳥在寫作品,都會在Deep Web中找尋題材,有些更是外國網民都未接觸過的獨家資料,對香港人了解Deep Web的現實和運作很有價值。

香港人對Deep Web認知甚少,對於一些連網絡世界接觸程度甚低的家長而言,他們的無知造成了今次恐懼鳥著作爭議局面。恐懼鳥認同家長對Deep Web世界的無知的確造成了今日的情況,他以Bitcoin為例,當年不少金融才俊都不知道Bitcoin的存在,甚至質疑Bitcoin是否真實存在。他指出,現實有不少人根本不理解世界正在變化,追不上社會變化的速度,導致他們面對新事物出現時會不理解,甚至質疑。對此現象,恐懼鳥表示擔憂,因為過去利用這些新興事物做犯法行為已屢見不鮮,在外國的報導中,甚至有外國網絡專家指,香港警方對Deep Web網絡犯罪的控制能力是「Powerless」。利用Deep Web去犯罪已經成為世界潮流,但香港人卻依然忽視其後果,情況令人擔憂。

千夫所指 無阻創作

這次有關Deep Web的著作遭社會強烈反彈,恐懼鳥坦言對未來推出新著作會有所顧忌。在台灣,其著作已經被當局列為禁書,而在香港書展亦已經無法而見到其作品。不過,他指此事並不會影響其寫文章的計劃,日後都會繼續寫有關Deep Web的文章,亦不會因此而避重就輕,他笑言:「反正反對嗰批人都唔係睇開嗰班人,我會就返自己風格去寫」。恐懼鳥又坦言香港的教育下一代方式有問題,他指現時的教育只顧教社會「好」的一面給學生,早前有校長要求學校取消辯論隊就是好例子。只顧要呈現好的一面,卻不理解其實教育學生社會「壞」的一面亦是一件好事。

早前李波事件令不少香港作家都擔心因為其寫作題材而「被失蹤」,恐懼鳥都有關注此事,他擔心李波事件之後中共會陸續打壓不同類型的書,而現時淫審處評估書籍的制度是相當被動,要有人主動將書籍帶到淫審處才會審查。他指李波事件之後,不少人都擔心會否藉此強行推出「審書處」,強行審查書籍,而是次其書籍遭評為二級,亦使他對日後香港的寫作環境充滿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