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甚麼比悼念一群奴才足足二十多年來得可悲?本土派人士專頁《椰子是無辜的》分享了一段89民運期間的記實影片:在解放軍大開殺戒之際,有民眾弄了一把半自動槍枝準備還擊,竟被號稱「爭取民主自由」的民運人士連同糾察隊把槍枝搶下來,拿到紀念碑上摔毀!親手把反抗之槍摧毀的劉曉波稱:「這太可怕了……只要紀念碑上槍一響,部隊就會有口實毫不留情地打……」

劉曉波的舉動,為這群「民主英烈」骨子裡的奴才本質,做了一個最佳註腳。看見同胞被屠殺,竟堅持軟弱無力的非暴力光環,不許同道向極權還擊,坐視民眾被屠殺。究竟他們是冷血地貪戀光環,還是真心渴望改變?之前花了幾十天唱歌遊行,是等待被共軍屠殺?如果這副德行叫做「爭取民主自由」的話,那就難怪袁木很「誠實」,黃之鋒很「謙虛」。他們只是跪求共產黨給予民主自由,是披著學袍的太監、帝制完結後的新一代閹人。

撲滅巔覆之火,誅殺真正義士,始於1989年5月23日。三名民眾到天安門廣場掛上「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及「個人祟拜從今可以休矣」標語後,用墨汁雞蛋掟向毛澤東像,決心打倒極權統治,拒絕奴性的偶像崇拜。然而,89民運領導組織 — 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的糾察即把三人制服,並把三人送到中共公安機關手上,同時宣佈與三名義士割蓆。這群所謂的「民主鬥士」成功「爭取」三名義士分別被判十六年、二十年及無期徒刑。

「不要給部隊有口實」、制服民眾移送極權等情節,對香港的抗爭義士不會陌生。這種對89民運遺毒的繼承,老泛民們倒是「薪火相傳」,把這些毫無道德的奴性行為帶進香港社運,從割蓆、篤灰到反證行動升級無用,從民主黨、工黨到學聯周永康,泛民系統倒是盡得真傳。難怪他們那麼尊敬「民主英烈」,從不敢提89民運的黑歷史,因為一提便是「相煎何太急」。

誰會悼念奴才? 比奴才還賤的人才會悼念奴才,比奴才還不堪的人方會尊崇奴才作「民主英烈」。香港人竟悼念一群奴才足足二十幾年,年年上香,奉上真金白銀,自己人看到會激死,外國人看到會笑死。

可憐的人必有可恨之處,六四屠殺雖是極權狠下殺手,內裡卻是奴才自尋死路。你不會悼念太監、尊崇宦官,也不應該。認清六四的醜惡真相後,你應知道:六四根本毫無悼念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