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六四」,不能不提英國人在「黃雀行動」的貢獻。

自從中共發表《北京市公安局搜捕「高自聯」在逃分子通緝令》,陳達鉦、司徒華、朱耀明等人旋即展開「黃雀行動」,以協助民運人士偷渡離開中國。港府政治部亦有參與其中。

政治部,英文名 Special Branch (簡稱 SB),隸屬皇家香港警務處刑事部,實際上卻由英國軍情五處直接指揮。據司徒華憶述,政治部擁有極強的收集情報能力,曾憑藉一個打火機確認偷渡者是參與上海燒車抗議的學生。政治部協助核實民運人士身份,乃「黃雀行動」賴以成功的關鍵之一。

港府後來遵照倫敦指示,秘密安排民運人士前往歐美各國。至於未能出國的,則暫時入住安全屋,地點包括西貢泥涌舊村、黃麖地村、匡湖居;沙田富豪花園、銀禧花園;馬料水赤泥坪村、大埔尾村;上水金錢村及屯門藍地等。

隨著 97 主權移交,滯港民運人士理應移交中共處置,怎料彭督竟用盡最後一口氣,在 6 月底把最後一批民運人士送往荷蘭、挪威等國。俗語有云:「為人為到底,送佛送到西」,英國可謂仁至義盡,當然中共對此不免恨之入骨。

政治部 95 年正式解散,連陌生人也盡力營救的文明宗主未幾永別維港,代之以不斷殺害同胞而拒絕認錯的屠夫政權。「港獨」呼聲要事隔十多年才出現,這真是歷史最大的諷刺!

舊日負責與「黃雀行動」組織者聯絡的港府官員柏聖文 (Stephen Edward Bradley),03 至 08 年出任英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期間他大力批評港人英語水平嚴重倒退,且反對遷拆皇后碼頭。現在回看,柏氏頗具先見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