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不會呼籲支聯會解散、並將錢捐給本土派組織,因為彼此理念差異極大,可謂人鬼殊途、陰陽相隔。但筆者鄭重呼籲支聯會帶領愛國市民回中國大陸反共奮鬥,而相信對於支聯會及愛國港人來說,這是完全合理的主張。

二○一二年中,香港有線電視播出「八九民運」工運人士的李旺陽訪問片段,及後李旺陽離奇死亡,身為香港人的林姓記者自責「間接害死」李旺陽。

美國人類學協會(American Anthropological Association)守則規定,採訪者必須在確保受訪人士(Informant)人身安全的情況下,才能披露受訪內容;尤其受訪人士明顯處在危險環境下,有機會因公佈受訪內容而遭到進一步的危害,這是絕對不可以公佈受訪內容的。

林姓記者貿然採訪李旺陽,亦大膽的在李旺陽生命安全受威脅的情況下將片段公佈,確是不符採訪倫理,也有份令李旺陽陷於更大危險。但他起碼承認自己的責任,勇氣可嘉。

與李旺陽事件性質相近、脈絡相承的事,就是一九八九年的中國民運。當年的「李旺陽」就是在中國大陸犧牲的學生、工人、市民,而相對應的「林姓記者」,就是香港聲援者。當年香港聲援者踴躍捐款、籌集物資支援民運,事實上,比有線電視的林姓記者更進一步,根本就是民運參與者。(1)

八九六四的民運人士許多都死了,香港聲援者在香港沒有掉一條毛。

那些香港聲援者,是「愛中國的香港人」。

筆者鄭重呼籲「愛中國的香港人」:不要假惺惺說甚麼「自己身在自由的香港,可以做不同的事情」,你們做了甚麼事情?你們自稱二十六年在境外「聲援」中國的民主化,你們一事無成!你們大部份人有回鄉證的,應該馬上回中國大陸反共!你們沒有回鄉證的,也可以用「自己方式」回中國大陸反共!

若要反共、拯救中國人民,就應該去中國大陸本土,與中國人民共同奮鬥;不要隔著中港邊境一味下指導棋、捐款、「聲援」,除非你們事實上只當中國人民是你們的反共工具、拿來犧牲的棋子,而非「同胞」。所謂「同胞」,就是命運共同體,是休戚與共、同生共死、承擔國族命運的命運共同體。

提醒「愛中國的香港人」,羅湖邊境沒有封閉、落馬洲管制站廿四小時開放、赤臘角機場可到達中國各地、中港碼頭航路暢通,還有西部通道等等,香港前往中國有極多方法,十分方便;各位,不要再委屈的「聲援」自己的「同胞」,要勇敢承擔身為中國人的命運!

註:
(1) 關於這點,可參考蕭傑先生文章〈港人應在維園外止步 認罪悔改 轉身離開〉的詳細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