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圍繞著六四應否悼念,假設悼念應該在維園,引起了坊間各立場人士辯論,本來悼念與否各方都存在道理,不過卻在雙方辯論時讓更多人清楚看出一些自詡民主派或前學生會長的真面目還屬萬幸。個人對於六四的立場,縱使不悼念六四亦無不妥,但必須了解六四這個歷史事件,因為歷史是給人類「原始察終,見盛觀衰」、「考之行事,稽其成敗興壞之理」,我們透過歷史的種種結合,才能夠理解這個對手,避免犯上同一個錯誤。

要了解一件歷史事件,必須盡量考證還完最真實的一面,剔除一些錯誤的認知。事緣政黨香港眾志為六四製作了一些圖案,圖案中有出現六四學生曾拉著的俄文BANNER,然後有高登網友提出「係當年北京學生趁戈爾巴喬夫學運期間係天安們打出黎,呼應當時既民主化浪潮,北京學運雖然係中國失敗,但直接影響左蘇東波獨裁體制解體。」我知道不管是任何人都可以修改的WIKI或一些網頁,也提出過六四民運影響了戈爾巴喬夫軟化對加盟國的態度,導致蘇聯解體的論點,不過在個人看過的一些著作,似乎並不是這樣。

在戈爾巴喬夫年代,蘇聯的操控力已經大不如前,在東歐的加盟國要求擴大自治權或獨立之聲不絕,蘇聯中央政治局展開會議,商討應否以武裝干涉,最終在『1988』年的蘇共第十九次代表會議,戈爾巴喬夫要推行新思維,以自由選擇的原則,武力干預政策已經過時。即是在六四屠殺事件發生前的蘇聯,早已經對加盟國的態度進行定調。

蘇聯解體原因我大概簡單描述一下,當年蘇聯糧食需要外國進口,而國家預算是需要靠歐美銀行借貸渡日,實際上已經是外強中乾,被西方社會握著弱點 (戈爾巴喬夫當年去七大工業國會議想R投資,被英、日兩國反對,導致大部份國企都無錢出糧,可以估計到蘇聯當時多缺錢)。在缺錢的情況下,與國際的關係越來越密切,像過往那樣牢牢控制蘇聯全境已經力不從心。

戈爾巴喬夫能夠上台執政,是蘇聯幕後的老人政治促成,認為這個人是大蘇聯主義者,卻較年輕可以信任。當時戈爾巴喬夫上任,便想進行經濟改革,軍方佔用了國家大部份預算,戈爾巴喬夫便著手削弱軍方權力,包括阿富汗撤軍等等,但這樣便得罪了黨內軍方這些保守派,所以他才放寬國內的新聞管制,希望借媒體曝露保守派的不堪,換取國民支持他進行改革,但國民覺得戈爾巴喬夫改革不夠激烈,轉支持推本土主義的葉利欽,保守派又覺得戈爾巴喬夫出賣黨內利益。

最終保守派軍事政變失敗,並不是因為廣場前數萬名俄羅斯人民築起人鍊阻擋軍方的功勞,而是葉利欽早就拉攏了空降部隊司令帕維爾及部份蘇聯裝甲師,所以當時有部份裝甲車及陸軍加入廣場人群中佈防,難道有人真的以為愛與和平可以穿透坦克?葉利欽能夠推倒蘇共反撲,除了是得到國民支持外,而是他不會天真到跪在地上唱今天我乞求蘇共給俄羅斯人民主,他積極拉攏軍方支持,在國會築防禦工事,手持機關槍準備以命相搏,贏得最終勝利。

參考書籍:蘇聯帝國興衰史(下).Brian Crozier、俄羅斯一千年(下).Martin Sixsm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