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代香港人是醜陋的。他們今天能夠躋身律師、醫生、教師、社工等各個專門行業,全賴英治時期公平制度和較佳向上流動機會,卻被誇大成「純粹靠自己」。政府多徵收一點稅,他們破口大罵。但是,年青人月入不足一萬,他們立即洋洋得意:「你有交稅咩,死廢青!」

這群人雖然在香港土生土長,手上卻持有不同國籍的護照。炫耀流利英語、工作經驗是他們的習慣,彷彿如此做會高人一等。見義勇為?當然可以,不過一定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出手打人、問候人家爹娘始終不太好,有欠 elegant 嘛!

當逃生門、金錢準備就緒,他們下一步乃追求心靈上的滿足。平日太過自私不仁了,不如看看「頭條新聞」關注時事,立法會選舉投票給民主黨吧!平日太過唯利是圖、缺乏堅持了,難得在維園點燃燭光悼念六四多年,不如繼續去吧!民主黨賣香港?不打緊,立即移民便是。支聯會訴求等於向中共示弱?無所謂,點點燭光就是抗爭,中共最害怕。

對這群人而言,殖民、人口換血等,從來不及抽象真理重要。為了捍衛真理,他們甚至表示對年青學生不客氣。多麼偉大啊!偉大地為一己之私服務啊!

作家柏楊曾經說:「我們的醜陋,是在於我們不知道自己的醜陋」,燭光、黃傘背後,究竟有多少個香港人具自知之明,觀乎任律師的文章得到鋪天蓋地讚好,大家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