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年港大學生會自行舉辦「六四」集會後,今年有十一間大專院校於6月4日當天聯辦的「聯校六四論壇」,雖然樹仁大學沒有參與其中,但其編輯委員會的總編輯亦有在網上撰文直斥支聯會是「龜公鴇母」。大專學界接二連三的舉動,與上一代人所走的路線開始有明顯的分別,可見年輕一代決心離棄支聯會。正因如此,近日大專學界不斷受泛民主派猛烈批評,內容突顯其醜惡的一面。

浸大宗哲系的講師、「法政匯思」的成員等等的老一輩,眼見年輕一代走的路線與自己不同的時候,直接放下「慈祥」的面具,口沒遮攔地指罵學生。太遙遠的不說,一年多前的一場公民抗命,是誰說要「保護學生」而行出來?是這群上一代人。難道學生所走的路線與上一代人不同,學生就不是學生嗎?當然不是。說穿了,他們所需的學生,不過是與他們同一陣營,對他們言聽計從的人偶,只要你願意,他們會捧你上位,會替你帶上光環,會讓你成為學界領袖。這班人,自以為大專學界的「造王者」。

對他們有人聲稱「不再需要對院校學生領袖客氣了」,本人一笑置之。說實話,今年大專院校的學生會很多也是「本土莊」,走的路線固然與泛民主派有所不同,他們見狀就質疑大專院校的學生會的認受性,以他們的說法,「本土莊」成功當選的原因是很多學生沒有投票,而非很多學生投票給「本土莊」。本人在此舉出中大學生會選舉作為例子,「星火」打破「嫡系莊」十九年來的壟斷,這十九年來,難道中大學生會選舉的投票率很高嗎?不是。那麼以泛民主派的邏輯,傳統左翼社會運動人士不就是騎劫了中大同學的民意十九年嗎?在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下,合資格之人士就有投票權,放棄投票是個人選擇,學生會選舉的投票率在符合規定下,該選舉就是有認受性。

可笑!難道選舉會因你們這班老人家的一言半語,而影響其認受性嗎?把自己看得那麼高,自己說一,別人不能說二,自以為對年輕人還有影響力,自己的說話能左右年輕人的舉動,憑甚麼?憑自己夠老,要年輕人敬老嗎?

作為老一輩,應從旁扶持、在後方支援年輕一代,而非在年輕一代的前方「帶領」年輕一代。若年輕一代欣然接受上一代人的「帶領」,不過是年齡上年輕了,心境卻是千年老妖。說白一點,年輕一代是上一代人的傀儡而已。所謂的「薪火相傳」,只是上一代人透過「交棒」給年輕一代來延長自己的政治壽命,究竟是誰吸取年輕人的日月精華,由此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