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曾經係令人自豪嘅民族。四大文明古國、春秋戰國百家爭鳴、漢唐盛世、三國時代人才輩出、漢樂府唐詩宋辭元曲明清小說。再睇返而家……「我係中國人」呢句話我真係講唔出口,「大家都係中國人」更加難聽過粗口。我覺得問題唔係出自「中國人」,而係文化大革命後出現嘅「支那人」。

晌我眼中,「支那人」係一個新嘅民族,大約出現於文化大革命之後,主要居於深圳河以北、黑龍江以南,用嘅係支那語(咩西紅柿、土豆、小三嗰類),寫嘅係支那字(我哋稱呼為「殘體文」),行為霸道、態度囂張、性格自卑又自大,以為世界圍繞住佢哋轉,其實冇人歡迎佢哋嘅一個種族。至於中國人,由於有三千幾年嘅文化傳承,仁義禮智、忠信孝悌、勤懇謙讓等等總會恪守幾樣,雖然人數冇支那人咁多,但佢哋散發嘅氣質係同支那人完全唔同。

支那人嘅出現,我認為主要係因為支那政權晌文化大革命嘅時候提出所謂「破四舊」、「立四新」。可惜經歷十年浩劫,舊嘅文化、思想破除咗,但係冇新嘅文化、思想出現,結果成個種族,本來共產主義都可以頂到吓,但前蘇聯解體証明共產主義行唔通,連呢丁點嘅支持都冇埋,支那人心靈變得更空洞,於是唯有靠物質填補,於是形成各種暴發戶嘴臉,以為世界冇咗佢哋唔得。

可見中國人同支那人嘅分別,唔係晌居住地方、血統、政權等等,以係佢哋嘅行為、待人態度等等。若果你問我,我係唔係中國人,我要反問返你,你點定義中國人,因為可能你口中嘅中國人,只係我眼中嘅支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