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三號晚,「科大行動」臉書專頁分享一幅本港地圖,以紅點標示「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普教中)」小學,沿用粵語者則呈綠色;不出四十八小時,市民爭相轉載近一千七百次,可見普教中為禍甚烈,誠七百萬人之所急。實不相瞞,上圖其實係本會出品,資料根據二O一四年全港「普教中學校調查」所得;另設中學版本,每年更新一次。讀者欲查閱一五年度詳情,歡迎瀏覽以下網站(https://sites.google.com/site/hklangstudies);有心襄助一六年度工作,[email protected],不勝銘感。

坊間迴響,大致分為三類;絕大多數,如聞吶喊,鐵屋夢醒--港語學謹此代表香港社會、粵語文化以及後代子孫致謝,慶幸我城有救。另一小撮,則以《晴報》、《頭條日報》專欄作家林門屈氏為典型,見圖如喪考妣,跳出來斥責「香港人的恐懼中國敏感症已經病入膏肓,一聽到或看到跟中國有關事宜,就腎上腺素急升,呼吸困難,要除之而後快」,「去中國化」血滴子亂拋。知者聽其言,只怕得啖笑;各位「愛國者」,確信「普教中」有益學童身心、有助校方收生,又何懼「普教中地圖」面世?配以彩虹字,蓮葉為記、荷花為憑,廣傳至各大同鄉會 whatsApp 群組作招徠,猶恐雙剔來遲。惟長輩圖芳蹤,至今杳然;可見普通話教學之禍害,有人心知肚明;繼而心虛膽怯,不敢以告人。

至於第三種觀點,出自立法會內泛民主派第一大黨民主黨羅健熙副主席口中,非比屈穎妍一般見識,仝人不敢怠慢;特此鄭重其事,囑余作文以答之。 先生以為,一家小學,僅存一班用廣東話,當然唔算「粵教中」;另一間,其中一班「以普教中」,稱之為「普教中小學」,即是雙重標準,有違其做人原則。見地圖有欠理性,將一所所「全校得一班普教中」小學染紅,心灰意冷(feeling discouraged)云云。罪過罪過,羅兄毋乃言重?且聽晚生一言,早日釋懷;念「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大業在茲,力圖振作是荷。

有一種堅持,叫粵語教學;有一種污染,叫「普教中」──黨友腔調,文青氣味,想閣下耳熟能詳。百分之九十八「堅持」,其餘例外,並非堅持;是故一門中文科,即便七分廣東話、三分普通話,卿既賣身作賊,安得再稱佳人?何況語言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協助香港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文件訂明,縱使一家小學,本無「普教中」班別;只要該校三年為期,遞增至三班,亦符合資格,索要公帑。受語常會錢財、替教育局「推普」,袋袋平安而非「普教中」,孰「普教中」?

廣東話係眾人母語,口無罣礙,師生如魚得水;上接經典,旁通生活,兼古風與地氣;孺子御之而行,翱翔中文宇宙,悠悠乎與騷人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墨客游,而不知其所窮。西哲維根斯坦曰:「語言係思想嘅載體。」所見略同。昔秦康公,送舅氏至渭陽;何以贈之?路車乘黃。學文以粵,行之有效,不知百幾十年;之於港人,不亦家傳之寶!「普教中」則不然,成事不足,壞粥有餘;教育局亦不得不坦承:「以普通話學習的學生的中文能力,與以廣東話學習的學生並無分別,甚或表現更差。」青蠅點素、惡紫奪朱;哪怕一班半級,亦足以劣幣驅逐良幣,變亂全校生態、蠱惑一代人心。

限於精英班,誆父母貴普賤粵、捨本逐末,陷其他同學於次等;二桃殺三士,冷血刻毒,不讓全校並行。事倍功半,以高才生天資,補教學法不足,誤人子弟。害人之物,聽家長、學生自便,助其自殘文思,亦幫兇也;難言「我不殺伯仁」,豈是一場「金盤洗手」得了?巧立名目,私設「普通話週」,甚至「普通話月」;舉校禁絕粵語,亡我之心,昭然若揭。更有朝秦暮楚,小一二四行之,小三五六止之,以應付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此等怪現狀,去年四月廿八,教育事務委員會上,田二少嘗言之。「普教中」流弊,白鴿所知,反不如葉劉黨?難怪選民投票,久久不能蓋印,惶惶皆欲垂淚。校園多故,豈能獨善其身?我企操場頭,君企操場尾,同一綠化天臺下,共飲含鉛水──未知幾座公屋出事,方為「鉛水邨」?願聞黃碧雲議員高見。局部「普教中」尤甚,殃及鄰班,勢所必然。《左傳》有云:「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由無蕕到一蕕,量變且質變也,非加減法所及;香自香、臭自臭,此事不關菩薩鼻;未聞三分氣味,二分惡臭、一分異香;春秋大義,君其察之。

利東諫書三章,愛港惜粵之深,攻玉為錯之切,洋溢字裡行間;玩味再四,筆者一則以喜,一則以憂──議員咬文嚼字、高談闊論之際,友黨新民主同盟,已致電小學五百一十間,並打聽「普教中」情況;結果見諸報端,公眾有目共睹。素仰 貴黨務實,恥其言而過其行;家校師生倒懸,九月大選在即,趕赴校園前線、縱橫三語戰場,效汗馬之勞、立尺寸之功,刻不容緩。計將安出?還請中委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