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所謂「本土派」的興起,泛民主派正式淪為中共在港的在野派,氣急敗壞,發動泛民的輿論機器,抹黑、辱罵不願追隨支聯會和民主黨的年青人,不捨做出「造假新聞」、斷章取義、侮辱女性等牠們平日口誅筆伐的行為,實以可恥二詞也不足以形容。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再需要對泛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客氣了。

支聯會舉辦的六四維園晚會,每年都會看到各泛民政黨的籌款箱,而台上由泛民「領袖」的口號則無一實現,香港的民主毫無寸進,燭光晚會成為泛民的籌款工具,好讓離地中產購買一張民主的贖罪券,將處於存亡之秋的香港推上絕路。

不再需要對泛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客氣

十二間大專院校領袖滿腔熱誠,另起爐灶,冀以其他方式悼念六四,重新反思六四的歷史意義;惟每每遭泛民「人士」指斥,批評他們背棄六四、「老屈」他們認為「六四對下一代沒有意義」,無恥至極。從來沒有「本土派」和年青人否定六四的歷史,以至放棄悼念。六四對香港的最大意義就是認清中共的殘暴本質,讓港人群起對抗這個不合法的政權,而非如泛民一樣,一邊要求平反六四,轉頭來則向殺人政權卑恭屈膝。

泛民主派氣急敗壞,心知九月選舉將會大敗,於是不斷抹黑侮罵「本土派」和不跟隨支聯會的學生領袖;昔日的激進派長毛梁國雄以「一雙玉臂千人枕」侮辱陳秀慧、社民連陶君行以「比我屌都唔屌」侮辱「同路人」梁麗幗、某大學教授涉嫌竄改孫曉嵐之言論。在這大是大非面前,相信「不再需要對泛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客氣了。」

出席維園晚會是一種確認「中國共產黨」政權合法性的行為,向中共以行動證明「我係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故此維園晚會越多人,「共產黨越開心!」

中國有民主 香港無運行

「建設民主中國」、「中國有民主,香港先有民主」這些說法已經無法蒙騙年青人;常有論調指「上海、深圳很快會取代香港的地位」,可是現今香港仍屹立在國際金融中心之列,最大原因是因為香港擁有自由、法治的基石,跨國企業對香港的信任是「古有永有」的。

假如中國有民主,中國便會建立與香港和國際接軌的法治和政治體制,香港則會慢慢被中國大城市替代,最終淪為中國其中一個極不足道的城市;更甚以古希臘的「民粹」公投報復,將香港僅剩的自由奪去。故此,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就是將香港推向懸崖。

「已所不欲,勿施於人。」李柱銘、司徒華當年支持民主回歸實在無可厚非,設身處地亦能感到他們對前途的無奈和憧憬。可是眼見一國兩制的失效、中共一次一次的食言,難道還寄望這個殺人政權自我完善和纖悔嗎?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過去已經過去,面對民主運動失敗,你們應當深切反省,而非以「老屎忽」的口吻咄咄逼人,使年青人屈服於淫威之下,永續多年來毫無寸進的民運模式,使香港走進萬劫不復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