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次公開論壇;民族黨陳浩天稱他們並非「獨立論」,而是「民族黨」。他解釋說,民族黨「強調的是民族,制度反為次要」。筆者當然明白,制度問題不過內部討論。然而獨立屬民族鬥爭非意識形態之爭。筆者百思不得其解,獨立運動何以不等同民族解放?

獨立相對被殖民,但不一定是統一。統一只是殖民的一種形式。舉例說假設中國滅亡後,其政商權貴流亡香港,並成立一個主權獨立但屬於他們的國家。我們可以說香港不存在跟他國領土融合,但決不能說她已經獨立。因為香港仍然備受外來壓迫,只是那種外來壓迫並非以領土融合的方式出現。

陳浩天論證時,列舉了錫金因為外來人口而被納入印度的例子 。在拙作《為何不是討論香港現在的前途》,筆者亦列舉了相同例子。但那是為了解釋公投決定香港前途,確認外來統治的可能。若然陳希望論證,獨立相對的不一定是統一;他應該講一些所謂主權獨立,出現的內部殖民之類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