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有「香港民主之父」之稱的李柱銘,懷疑在沒有睡午覺的情況下,接受傳媒訪問關於港獨看法,表示孫中山攪革命係靜靜雞,邊有香港民族黨咁高調。有時候從政者或公眾人物發表意見,自己不懂就不應該裝懂,引用長毛說法,你讀過幾多本歷史著作呀,孫中山當年攪廣獨,辦了一份《民報》宣揚獨立革命,辦一份報紙在民間派發宣揚革命,又真係底調得來帶幾分高調。當年革命派為了與立憲派爭取民意,任何高調的宣傳手法也會使用,唔高調又點樣將訊息帶入民間呀,而且孫中山在美國發行了革命債券,他才是最需要高調証明自己在滿清那邊做左野,向債權人交代。

孫中山這個人和關公一樣,關公是黑社會及穿制服的黑社會把他放上神台供奉,孫中山則是一個垃圾政黨及一個更垃圾的政黨都以他為開山祖師,實際上孫中山這個人除了會將捐款存入自己戶口外,在同期的革命份子中,他對於民主概念認知是最差,表面民主內裡獨裁,在組織內攪階級,組織就是代表他,光環永遠屬於他,他寧願自己摺左個字頭都唔會益其他同路人。

1905年東京,雲集滿清各大革命組織包括孫中山的興中會;黃興的華興會;蔡元培的光復會;張繼、蔣方震的青年會等等,由日本黑龍會居中協調,他們以共同目標為由成立聯合陣線「中國革命同盟會」,亦即是教課書上的「同盟會」。由於孫中山比其他人早出來攪革命,亦即是社運老屎忽,所以其他人就論資歷給他當上同盟會總理。(孫中山在1900年曾經以割讓福建給日本為條件,接受日本資金,以資金在惠州收買黑幫兩萬人出來攪事,這事件一直令他引以為傲,我孫中山做事特色就係夠薑、夠雷、夠疊馬。)

本來同盟會大部份都是抱著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方式攪革命,但孫中山就持著自己是總理,要求其他人跟隨他的方針做事,同盟會第一次意見分歧就是留日還是歸國革命,孫中山主張留日發展,但不少人認為既然要建設民主中國當然要回滿清建設,難道要留在日本舉行休憩公園燭光晚會,而且同盟會需要資金,有投名狀作出成績來,海外華人才會願意捐助,最終兩派意見不合,造成同盟會第一次分裂。

後來同盟會便因為捐款事件,發生第二次分裂。日本以緩和與滿清關係,給予同盟會一筆錢,要求孫中山等人離開日本,孫中山沒經同盟會集體同意就接受了這筆錢直接入了自己口袋,沒有存入同盟會戶口,此舉引起章太炎等人不滿,雙方發生爭執,孫中山認為這筆錢是給予我及下屬的每月行政費支出,應酬叫雞聚會談革命是合情合理,再說我惠州起義平地一聲雷的光環仍掛在頭上,你章太炎質疑我就係鬼,章太炎的光復會退出同盟會。

最初孫中山堅持要留日發展,收到錢後立場180轉變,自己離開日本中途攪了一些沒人理會的起義,便到了新加坡落腳成立新加坡同盟會。宋教仁等人因為孫中山放棄日本同盟會,乾脆直接管理起同盟會,最終變成兩個同盟會,只是孫中山認為同盟會係屬於我孫中山,我寧願摺埋佢都唔會益其他人,最終引起譚人鳳出來怒屌孫中山:「本部在東京,總理(孫中山)整天無定蹤,卻從沒關心過同盟會總部的營運,這對得起總理的職責嗎?總部經費是我們所有成員攤分,唔似得某人向各處招搖撞騙。你等借同盟會之名,騙華僑巨款,在新加坡開一個新字頭同盟會,住幾個攝石人、閒人,吹幾句牛皮,便敢藐視一切耶?」

而宋教仁當上同盟會新總理後,他一反孫中山過往的專制獨裁,而是行使合議制度,以公平公正公開行事。除了宋教仁覺得孫中山這個人愛攪大台、民主霸權外,其實黃興也一樣不滿孫中山獨裁而反目,在滿清倒台後,孫中山成立革命黨時,要求所有黨員蓋手印效忠孫中山思想綱領,黃興逐與孫中山決裂。雖然孫中山這個人有很多缺點被當時的同路人所咎病,但有一樣值得肯定,是他從來都主張武力革命才會有結果,文宣武鬥並駕齊驅,沒槍會懂得找槍,英國、法國、日本等外國勢力都勾結過,縱使成功令滿清倒台與他一點關係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