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清楚,拙文的「馬龍」是指香港政治漫畫家馬龍。

有些人表面好像正正常常,但話題觸及「獨立」、「分裂」、「六四」,就會開始「癡總掣」,口裡吐出的話跟鄉巴佬並無二致。


馬龍說他是中國人,這是他的權利,理應尊重。然而他不是青永屍,他有沒有親自下地府,跟孔子、莊子、李白……(下尚有過千人)的古人確認過,他們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你認歸認,拉死人落水,合乎道義嗎?

孔子一生中,應該只認為自己是魯國人。莊子會認為自己是宋國人。李白出生於碎葉城,即今日吉爾吉斯境內,他最多認為自己是大唐人。尚不用說「民族」概念是自十九世紀末方從西方傳入中原,此前的只有模糊的「華夷之辨」,為什麼那些古人要為千年後的意識埋單呢?

港獨思潮在馬龍眼中是痴人說夢,正如「建設民主中國」對香港年輕人一樣。那麼,說夢又如何呢?人類飛上天、登陸月球、黑人平權等,不也是由一個又一個的「痴人」,一邊說一邊實行出來?那些當初在旁撥冷水的「聰明人」在哪裡沒人知曉,唯有萊特兄弟、岩士唐、馬丁路德金名留青史。

今日的不可能,可以因為條件不足,並不代表在未來就沒有可能。馬龍行將就木的身軀,把眼光限於現在,可以理解。年輕人來日方長,想的不一樣,他們去實現夢想,不支持倒算了,也不必一下否定,你我皆非先知,以後的是他們的事情了。

富蘭克林曾說,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我的祖國。余英時曾借用稱:「我到哪裏,哪裏就是中國。」,這兩人在馬龍眼中大概都是傻仔,但我卻深深認同。

人的身分認同是自我賦予建構的,而不是有人跟你說你是中國人你就不能改變,何況不也有很多民主鬥士手持加拿大護照準備一有不對頭便逃跑嗎?馬龍屆時若要跟他們說「你以為唔認中國人就唔係正一傻仔」,他們或者反過來用護照拍打你的老頭呢。

至於不悼念六四就可以令中共給香港城邦自治大概只是馬龍自己的想法,符合他們「不要激嬲共產黨」的一貫想法,打稻草人之言矣。


馬龍為什麼認為,存在於民主政體下的民族就不用爭取獨立?然則加泰隆尼亞人、蘇格蘭人在他眼中都是在「狗追尾巴」?

這番話令我想起中国官員自然為是向台灣人說:「中国沒民主,台獨不可能;中国民主了,台獨沒必要」。

台灣人回敬:「中国沒民主,統一不可能;中国民主了,統一沒必要」。
有時候共匪沒有笑錯你們,你們真的以為民主就是靈丹妙藥,有民主,民族就不用決定自己的命運、就不用追求獨立對等的地位,就不用追求民族的尊嚴?

民族自決的權利跟民不民主根本毫無關係,最多是影響獨立運動「能不能」,而不是「應不應該」。

再說「能不能」的問題,向一個會做出六四鎮壓的國家爭取獨立,就是痴人說夢。

然則,向一個會送坦克車進布拉格鎮壓民主運動的國家爭取獨立,也應該是絕無可能成事,對嗎?
但為什麼現在波羅的海會有三個卓然獨立的國家存在於世呢?我是否墮進了平行時空?
馬龍或會說這是因為蘇聯衰落,波羅的海三小國方有機可乘,但若那裡的人民跟馬龍一般見識,認為獨立是痴人說夢而早早放棄,到機會來臨的時候,他們能把握得到?

中國目前貌似強大,但難保將來步蘇共後塵,夢想民主中國的人難道沒有想像過,若專制中國一直繁榮下去,那會有動力改革政制?既然「支爆」可以是中國民主化的契機,為什麼不可以是香港獨立的機會。

這也是為什麼說未來的事沒人知曉,不要囿於眼前形勢輕易放棄認為正確的東西。

至於那些晒CV的可笑言論只證明了馬龍水平跟廢老藍絲相差不遠,而畫了三十年反共漫畫並不能證明你的話是對的,只能證明你畫了三十年畫,懂?

年輕人,不要放棄夢想,你看,馬龍都能成名,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