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罷廢「中史」的主張,一些偽獨人士曾說;將「中國史」廢除,會令下一代不知中國的不堪。然而廢「中史」的用意;在於不視它為祖宗,從而避免跟他者史觀重疊。我們也不應墮入國共的圈套,承認五千年中國的偽邏輯。《中史科》符合史實的內容,則大可納入世界史,只要將其當作他國史/異族史。

又有人說;香港、「中國」千絲萬褸,講述香港史不能避免提及「中國」,故香港史也包含「中國史」。他們忽略了一點重要的,那是撰寫歷史是基於人的角度。同一件事,也可同時是兩部歷史。

舉例說二二八事件;如果以台灣人(被殖民者)的角度闡述外來政權欲吞併台灣而殺戮原居民的狀況,那就是台灣史。如果以支那人的角度闡述國民黨「光復」台灣,那就是異族史。以殖民者角度看待被殖民者的歷史,自然難以得出被殖民者的觀點(史觀)。

又正如日本人也認為自己是二戰的受害者(因為原爆)。然而基於大家不同的定位、感受,支那人根本難以理解。這就解釋了史明老師強調「台灣人四百年史」,而非純粹的「台灣史」。

基於六四臨近,坊間又出現應否悼念的爭議。筆者認為類似爭議,年復年的糾纏下去屬浪費光陰。我們只需弄清楚兩件事。第一,六四事件屬他國內部矛盾。第二,中國六四屬他國史/異族史。只要明白以上兩點,悼念與否便失去討論價值。

預計大中華主義者會詭辯說,支聯會年年舉辦燭光晚會不也是香港歷史?筆者必須指出,支聯會也是外來政黨。以香港人角度看待內部殖民,跟以中國人角度演繹民主中國論是不同的。就像以香港人角度看待雙十、六七暴動,跟以支那人⻆度闡釋「光復」、「解放」香港論也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