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的水晶店內,天恩正熟習各種水晶的特性,大師兄亦開始教導天恩把能量注入水晶,令它們變成各種「法器」。
「天恩,這是你想要的黑碧璽,我託人家特意留給我。」阿美一入門口,從手提包拿出數條黑碧璽手鍊。

「很好,如果成功的話,會是很強的護身物。」天恩把黑碧璽拿上手,大師兄感應到晶石之後,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想要什麼晶石,儘管開聲,你那筆錢夠買很多好東西。」天恩答應在水晶店掛單,幫手處理一些阿美應付不來的「工作」,亦可以籍此讓大師兄研究更多利用水晶的法門,更把那筆錢交了給阿美,作為以後買水晶的金額,理論上,天恩並非阿美的職員。
「今天有沒有人來找過你?」阿美問天恩。
「找我?誰會來這裡找我?」天恩一時間想不到會是誰。

「他說是姓馬的,知道你不在就走了。」阿美繼續在整理著手提包裡的其他晶石。
姓馬的,天恩只想到馬道生,但她已決定不想跟此人有任何瓜葛。

但最不想見的人,偏偏就在門口出現。
「杜小姐,有時間嗎?有些事想跟你商量。」道生正站在小店的門口,
天恩還沒有開口,阿美就搶著回應,
「你們出去吧!我正想整理一下店內陳設。」
「不要,你想說什麼就在這裡說。」天恩說得斬釘截鐵,阿美也放下手上的事,留意到底是什麼事。
道生有點猶豫,視線放在阿美上。
「不用擔心,她知道我的事。」天恩說出了讓道生不需顧忌就話。
「這……好吧,我接了一份工作,想請你幫忙,報酬方面,你佔八成。」
「我對錢沒有興趣,更加不想幫你賺錢。」天恩爽快回拒,只想把道生盡快打發。
「天恩,不用這麽快拒絕吧。」大師兄開口了。
「這個人神神秘秘的,我不想跟他有什麼瓜葛。」兩人又在進行“腦交戰”。

「可以的話,我也不想找你,這是祖師爺開出的條件,假如你拒絕,這件事我亦不能會插手。」道生的說話,天恩聽得一頭霧水。
「所有弟子若要插手鬼靈之事,都得先問准祖師爺,胡亂介入人家的業報,後果可大可小。」大師兄解釋。
「但我從來沒有問過什麼祖師爺啊!」大師兄的說話令天恩更混亂。
「你沒有,但我有,我可以直接得到祖先爺的示意,你亦可以透過我去借得需要的法力。」大師兄用最簡單的說話去說明。
「那就即是“雲端儲存”吧!」天恩以確定的語氣回應。
「那……亦不算錯……」大師兄又一次敗在天思的“比喻法”。

「要時間考慮的話,可以三日後通知我,假如收不到你的回應,我就當你拒絕。」馬道生只看到天恩在發呆,不知道她正跟大師兄對話中,
「如果你想了解一下將要做什麼,可以直接找當事人了解,反正我說任何話,你也只會當作謊話。」道生除了放下了自己的咭片在桌上,更有夾一張印著「總經理」這個頭銜的咭片,上面手寫了一個電話號碼。
「手抄的號碼可以直接找到當事人,最好盡快跟他聯絡,免得他因為太多職員辭職而要親自去洗廁所。」道生說完,就離開了水晶店。
「那不就是新開幕的商場嗎?是管理整座物業的總經理啊。」阿美好奇地看了咭片一下。
「商場總經理為什麼會找那些人?」天恩口中的“那些人”,當然是指馬道生。
「你不知道這個商場前身是一間老牌日資百貨公司嗎?傳說三層地庫,有不少鬼怪存在。」阿美對鬼怪事的熟悉,不亞於家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