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的新聞及輿論焦點集中放係悼念六四問題上,完全掩蓋了奧巴馬亞洲之行歷史意義上的討論,可見六四的確是一個很香港本土的議題,不但只香港人很關心,更挑動了很多人的神經。雖然奧巴馬在河內小店食宵夜飲啤酒的公關秀,都曾經在香港引起一陣討論,但香港人始終是以很本土的眼光去看這件事。香港人沒多久前才經歷過中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看到奧巴馬外訪時的親民,對比起張德江訪港時的擾民,很多香港人不禁為奧巴馬鼓掌。

美國殺北越軍110萬
對越戰稍有認知的朋友,都會感到奧巴馬在越南北部河內的表演,意義重大。發生於1955年至75年的越戰,長達二十年之久,美軍對北越造成110萬名軍人及6萬5千名平民死亡。百多萬條生命,無數家園被毀,還有傷殘者不計其數,越北地區的老百姓,可謂跟美國有不共載天之仇。但仇恨這東西,說化解就化解。歷史不應被遺忘,但每天老是提起往日的仇怨,亦無意思。更何況今日越南與美國靠攏,有很實質的意思,就是共同箝制中國崛起對亞洲諸國的威脅。此外,雖然越南仍未完全稱得上是一個現代民主國家,但近年已走上了經濟和政治改革的不歸路,社會日趨開放,政府在施政上亦日益接納各方意見。對越南老百姓來說,跟美國這種民主國家交往,自然感到同聲同氣。

我認為奧巴馬越南之行的歷史意義是美國終於能夠用和平手段達成當日越戰之目的。美國昔日出兵越南,目的就是抵抗蘇聯及中國這兩大共產獨裁體系的擴張。當時美國人有了二戰勝利的自信,妄想單憑武力可以改變世界,加上對越南認知不深,低估了越南人的勇武及民族團結的力量,導致美國在越戰焦頭爛額,敗軍收場,南北越的政權最終盡歸於越共。事隔40年,雖然冷戰早已結束,但俄羅斯和中國對世界的威脅依然存在。美國大兵亦學聰明了,要團結越南這個小伙子一起對付中國,不用喊打喊殺,派一個拿過諾貝爾和平獎的奧巴馬總統來首都河內,食下地度越式宵夜,飲支啤酒,做場公關秀,已令河內的市民着迷,排住隊要跟奧巴馬握手。正所謂「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奧巴馬河內之行,是上等兵法之實踐。

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當然,奧巴馬走訪河內,不是演關公戲咁簡單,像宣布解除對越南的武器制裁,以換取將來美國對越南金蘭灣軍港的使用權,都是很實實在在的利益交換。點都好,奧巴馬飲住啤酒跟越南做朋友傾買賣,總好過昔日帶着槍炮來肉搏,以圖威迫越南人屈服。說到底,「要槍有槍、要炮有炮」這種唬嚇,不足以贏取人心。

美國一顆原子彈殺廣島人16萬
奧巴馬這次亞洲之旅另一個焦點是到日本廣島原爆遺址獻花。若講「恨」,美軍對廣島市造成的怨恨實屬不少。單單講1945年8月6日美軍B-29轟炸機對廣島投下一顆名為「小男孩」的原子彈,就造成16萬廣島市平民死亡,可見戰爭,特別係戰爭期間使用大殺傷力武器之恐怖。香港及中國傳媒的焦點放係奧巴馬會否向原爆死難者道歉。然而,美國對日本廣島和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以圖早日結束二次世界大戰的正當性,歷史早已有公論。而日本共同社5月22日報道了一個對115名廣島和長崎原爆生還者的調查,八成年認為美國無需道歉。歷史慘劇,紀念歸紀念,人還是要向前看的。廣島人會繼續用自己的方式向世界宣揚核子戰爭的可怕,以圖制止核子戰爭的爆發。而日本亦會繼續在G7層面和軍事同盟層面,與美國加強合作,共同抵禦中國對世界的威脅。

雖然本文我取題為「解恨」之旅,實質沒有甚麼恨要解。美國昔日在越北地區和日本本土殺得人多,但不代表當地人見到美國總統來訪,個個要哭喪着臉。歷史事件既已發生,我們當然不能篡改和忘記。「放下歷史包袱往前看」,這句話是沒錯的,但前題是雙方都以尊重歷史為大前題,並且在當下有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間。可是在六四事件上,香港人和中國共產黨之間就欠缺這個放下歷史包袱的大前題。中共仍然運用各種方式企圖掩飾1989年北京屠城的真相,同時中共的不良管治手段對香港的負面影響日益嚴重,香港人的日常生活甚至生命正受中共的嚴重威脅。越南和日本昔日跟美國有戰爭仇恨,今日仍可加強合作,合力對抗中共魔掌。香港作為獨立實體,只要在亞洲和平之路上發揮貢獻,與美國及其他周邊國家,加強聯繫,合力抗共,一點也不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