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也覺得平反六四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

中共血腥鎮壓後矢口否認這件事的存在,然後用受害者口吻去跟日本追究南京大屠殺的歷史,要日本承認並道歉,指責日本敢作不敢認,這種話出在中國口中是最為可笑的。所以當中國跟日本追討,自然也要有人出來找中國算帳,免得中國一直扮演著一個手滴著血的「受害者」。

不過你要追討過去的責任的話,前提是你現在生活得好好的,有餘力去跟別人花時間與精神談判,這對現在的香港人而言,「追討」是一種奢華,因為香港人現在要面對的,迫在眉捷的問題多不勝數。社會上的問題不同學業上的功課,不是要先解決昨天的功課後才能做今天的,做完第一課才會做第二課,而是先解決剛出現的民生問題,然後才能空出時間去處理積壓已久的歷史糾紛。

單單是一個梁振英、一支警隊、一堆傀儡高官已經把香港搞得污煙障氣,香港人連自身的自由、安全、生活都顧不好了,怎麼還會有精神找一個晚上去靜坐,去試著為八九年的事平反而不利用這股團結的力量先改善香港的現況?只要香港的安全與自由能保持,那你要平反至千秋萬世也沒有關係,但要是你連現在的香港都保不了的話,那談歷史責住不就只是笑話一則嗎?

我欣賞香港人團結的去做一件無私的事。但事有緩急之分,當自家後院失火時你還把有限的水分給別人解渴而不用來救火就是弱智的行為。你可以說我自私,但我自問不是聖人,而我相信絕大部份的香港人甚至比我更自私。我不介意幫別人一把,我不介意捐錢給慈善團體,但大前提是我有餘力,而我付出的亦不會對我生活造成甚麼影響,甚至是有益處的,所以我願意為保護香港來盡力捍衛我的權利。

我不介意在香港相安無事的事候為平反六四說一聲加油,但肯定不是現在。現今的香港已經沒有閒情去為六四辦甚麼活動,民眾理應為香港前途而不是六四著急。若果香港人再不明白這個道理,可能在若干年後的人就只能舉著一堆舊照片,找出那面殘破不堪的洋紫荊旗揮舞,然後一邊在維園上叫著「還我一國兩制」,一邊責怪為何我們這一代就這樣白白把香港給斷送。

一個讚好,是對我的一點支持。
如果想分享給其他朋友的話,請標明出處並附上專頁網址。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aoYanDe
TUMBLR:http://moyinday.tumblr.com/
Fanpiece: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圖片來源:網絡取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