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利申一下,筆者乃素人一名,從不支持任何政黨,只支持行動和論述。對於一大堆網上抽水、罵戰,一直堅持「冇壞唔鬧」的態度,不論對方論點有幾低智,抑或行動有幾冇用。只要無害,我們都沒有回應的必要。

遇到不順眼的事,按捺不住發炮兩句好正常,但當你一開戰其實就知爭坳沒完沒了。這種事以往在筆者身上經常發生,我不是說要大和解團結同路人等廢話,其實主要是浪費時間,生命寶貴無謂在沒有結果的討論中糾纏。

支那會六四維園手牽手心連心愛與和平穿透天安門坦克大炮毛澤東張相燭光晚會已經27周年,秉承「冇壞唔鬧」原則的話,本應不必理會。但近日適逢六四前夕,各個陣營人士再次每年一度地表態。各方意見不作詳述,重點在於坊間市民回應的方式。有人認為「本土派」反對悼念儀式是無人性、無良心。首先,泛民左膠用感性因素作為批評本土派的論點已經是諷刺。

從來左膠都是標榜「理性」的一群,而他們對理性的理解就是精明,「精人出口,笨人出手」,出口不出手就是聰明人,每個人都希望並認為自己是聰明人,於是罵人勇武突顯自己理性,罵人廢青突顯自己高尚,成為日常的習慣。當同一種謾罵方式在同一群體中集體出現,群體的自我認同感會大幅上升,形成以批評他者為建立自我形象的文化。

以泛民支持者為例,論抗爭的議題上,和理非只能突顯自己的高尚,在面對中共殺人暴政下,不但沒有成效而且對抗爭者有害。在和理非道德原則的相對下,他們眼中的本土勇武派就是不和平、不理性、而且暴力,繼而批評他們就變得容易,因為反對勇武派就是和平使者,能站在道德高地當智者。和平理性不再是他們確信的原則,而是用來抬高自己的工具。

回到維園六四爭坳上,因為理性只是他們其中一個工具,所以在批評時又可以轉用另一種工具—感性。我們常以為理性與感性是相對的概念,但在某些人眼中能夠自由轉換,伸縮自如。同上,曰:「你冇人性」,突顯自己憂國憂民的高尚情操,自我感覺良好,這些說法一切皆因偽善,偽善不能解決問題。他們又喜歡用外國情況作為比喻,突顯自己視野廣博,例如:「美國911都有悼念啦,你又唔鬧?」,先不論邏輯上比喻不倫,當你自己都沒有悼念911、311、228等等受害者時,指責人不出席維園燭光晚會是五十步笑百步。筆者不是臭蟲論者,只是想大家在討論時質素提高一點。

支那會集會27年沒有成效是事實,香港年輕人不參與是自由,呼籲人不參與亦是自由。悼念六四沒有問題,問題是支那會每年六月散佈的大中華愛國情懷,窒礙香港人與中國切割,對本土民主思潮有害。

香港人需要進步,擺脫悲觀主義,擺脫情花毒。不知今年維園六四還剩多少人到場,奉勸主辦單位以及支持者見好就收,希望今年是最後一年維園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