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近日(科大行動) 嘅一張圖廣泛咁流傳。嗰張圖同埋鏈結嘅內容其實就係 港語學 係2014年,亦即係佢哋第一年做嘅普教中學校調查(最新係2015年)。事後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指責呢張圖描述不準確,將只有一班普教中嘅小學都納入為「普教中」,係一件唔公平嘅事。指製圖者-港語學此行係牽動緊民眾嘅政治情緒,更與港共無異。

呢一啲指控係極其嚴重。試問聲,任何搞緊社會運動、民主抗爭、保衛本土文化、反滲透嘅組織、行列裹頭,有乜嘢指控係大得過「勾結中共」、「與中共無異」?「你同你對抗緊嘅敵人根本係一丘之貉!」我斷估唔到堂堂民主黨副主席可以如此口不擇言,不加細慮就講得出呢啲說話。亦或者係我太天真,深以為呢班人即使賣港都好,亦未至於無腦可用。

(查實成件事真係好泥漿、好屎忽痕,羅健熙根本就係趷高屎忽,擘大自己個屎眼同人講:「_我啦! _ 我啦!」無乜分別。呢篇文都係用嚟話俾大家知,羅健熙做嘅嘢有幾咁摟_。)

羅健熙明顯係「唔熟書」。首先,香港本身就行粵語教學,呢啲係一直以來,大家習慣、行之為常嘅嘢嚟。既然係行之為常,又點解要話用粵語教中文嘅學校係粵教中呢?等同於你老母得一個,你唔會突然俾個前綴佢,同人講:「呢個係我宜家個老母。」真係多__餘。(又或者係佢唔知香港母語係粵語囉,不過應該冇可能,即係佢嘅言論同佢個人都真係多__餘)

我話羅健熙唔熟書,係因為佢根本唔清楚香港普教中嘅推行形態係點嘅樣。只要細心翻睇港語學2014年嘅調查。其實就會發現真係實行全校普教中嘅學校,數目並唔多。大部份小學進行「普教中」主要有以下嘅形式:

由某年級開始,每級均設一至兩班普教中/由某年級開始,全級均為普教中(多以高小低小作分隔)/普教中於精英班實行/以單元形式進行普教中/一星期嘅中文課堂裹頭有一定課時係普教中

呢度想講嘅係, 第一羅健熙係批評人之前根本連睇都冇,只係單睇張圖然後就亂放箭,打稻草人。稻草人都打唔到,就轉移視線,不停製造偽命題嚟指責人「與港共無異」。 第二,如果要講「大部份班級實行普教中」或者係「全校班級先係普教中」先叫做「普教中」嘅話咁「普教中」甚至可以講係同八萬五一樣,可以一夜就唔存存在。 第三,「普教中」個意識形態,就係要製造一種普通話有更多好處嘅假像。如果唔係點解有啲學校剩係揀精英班?

究竟係「學生底子好成績好,即使普教中唔好都唔會造成太多損失」還是係「普教中要精英先享受到」呢?WFC,邊一種都好,都唔係好嘢。前者擺明係對呢個濕鳩政策嘅不信任,後者就係上邊「第三點」講嘅問題,製造一種「主子嘅語言」。

而調返轉嚟講,假若得一班「粵語教中文」就可以叫「粵教中」亦係混淆概念,撚化民眾。就好似前頭所述,全校行粵語教中文,係行之為常,係常態。唔使講乜「粵教中」架!得一班用粵語都叫「正常」!?呢點已經有人講過:
https://www.facebook.com/astrophel.lim/posts/1020443081396015
https://www.facebook.com/astrophel.lim/posts/1019901361450187

根據港語學一直以嚟搜集嘅資料,語常會(推普機構)自己有唔同方式去提供資助俾實行普教中嘅學校,除咗錢仲有人,同埋AKA北上交流參觀嘅資助等等。學校那怕係只有一班普教中都能夠得到資助。而合資格拎呢啲資助嘅,就已經係「普教中」學校。

講到尾,我真係唔知羅健熙做乜。無啦啦屎忽痕,係度指責人乜嘢政治唔正確、唔公平。我諗冇嘢正確得過去六四維園永續哭喪、行禮如儀啦~係咪?

最重要嘅係,無論「一班普教中」定「全校普教中」,兩者本質係冇分別,對學生都係冇好處。政府一直以嚟講嘅乜嘢「寫作好啲」、「經濟機會」,乎合中國發展大趨勢,亦都係流嘅。港語學已經多次引述唔同嘅學術研究指出「普教中」學生(特別幼年、尚處語言發展時期嘅學童)係思維發展上係跟唔上用母語教學嘅學。莫講話仲有詞彙混亂,文化傳承等等嘅問題。結果根本做唔到政府吹出嚟嘅效果,甚至教局自己都提過「普教中」係冇成效。
倫爺亦指出「普教中」本質先為問題所在)

係呢一個咁實在嘅情況下,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就跳出嚟做大聖人、道德JER,企上珠峰。企上當權者、殘民者一邊嘅珠峰,為禍害莘莘學子嘅「普教中」說辭,話要正名。指責其他人咁樣做「唔公平」。話「鯨魚都係魚」、「狼人都係人」,得一班用粵語都叫做所謂「粵教中」學校;而得一班「普教中」,就唔係「普教中」學校。羅健熙雙重標準、偷換概念嘅技巧,就真係同港共、五毛之流無異嘞!

延伸資料:
前語常會主席田北辰就承認:「語常會喺03年做過深入討論,普教中同提升中文能力無明顯關係。呢個結論至今無改變。」

「普教中」令教師誤解教學目的,使教學重心偏離中國語文學科知識,變成浮淺(a surface change)嘅語言轉換

港大教授謝錫金小五孖仔測試

教育局網頁明文承認:「仍未有確實證據,證明以普通話學習中國語文的學生的一般中文能力會有所改善。其中兩項研究發現,以普通話學習的學生的中文能力,與以廣東話學習的學生並無分別,甚或表現更差。」

培道小學對比測試

研究發現,用廣東話嘅小朋友音感比普通話嘅更強

香港大學謝錫金教授團隊大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