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musescore.com/user/13028/scores/2198146

「1.究竟誰人是我鄰居應關愛?
應當怎去照顧關心?
救主透過一經典慢慢地講:
『是任何人需要被愛。』
『唏!任何人需要被愛。』

2.曾有客旅被賊人攻擊搶劫,
將他打到重傷等死。
利未人祭司看見客旅受苦,
卻轉身去裝作路過。
『唉!轉身去裝作路過。』

3.有一撒瑪利亞人好心經過,
包紮傷勢,援助施予,
送他去到旅店至傷口治好,
他找清了所有用費。
『哇!他找清了所有用費!』

4. 我知誰人是我鄰居應關愛,
應怎麼去照顧關心。
我主基督講清楚不須解釋,
是任何人需要被愛。
『好!任何人需要被愛!』」

我第一次聽《究竟誰人是我鄰居應關愛?》,是在林國璋牧師主講的粵語聖詩分享會。這首聖詩以聖路加福音裡「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簡述了基督宗教的鄰舍觀。一個猶大人被賊人打劫,受重傷倒在路邊,有一個利未人(以色列支派名,祭司皆出自利未支派)和一個祭司分別擦身而過,見死不救。唯有一個路經的撒瑪利亞人把他救起,包紮傷口,帶到旅店,還為他找清所有用費。撒瑪利亞人原為北以色列國人之後代,亡國後與外族通婚,並南猶大國人之後代視之為種族不純正、信仰不正統的敵人。然而,最後只有猶太人看不起的撒瑪利亞人出手救助了那個受傷的猶大人;耶穌以此比喻,指出「鄰舍」是超越國族甚至宗教界限的,只要是你憐憫你的人,就是你的鄰舍;反之,你所憐憫的,就是你的鄰舍。

基督宗教的鄰舍觀經常被誤解為等用左膠的大愛包容。特別是由於鄰舍觀超越了種族、民族、文化、國家和宗教,基督宗教之左膠經常以此作為反對本土主義之藉口。彼等反對我等斥責中國人為蝗蟲,認為應該以愛包容中國人;然而此實為歪曲好撒瑪利亞人比喻之原意。以下為聖路加福音10:25-37好撒馬利亞人之比喻:

10:25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作甚麼才可以承受永生。
10:26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甚麼,你念的是怎樣呢。
10:27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上帝,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
10:28耶穌說:你回答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
10:29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
10:30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
10:31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
10:32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
10:33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動了慈心,
10:34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應他。
10:35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
10:36你想這三個人,那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
10:37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行罷。

耶穌以此比喻來解釋其倫理學之最高原則:愛神愛人。然而,律法師卻不理解耶穌所說的「愛鄰舍」是愛甚麼人,於是耶穌透過比喻,讓他明白,「憐憫人的人」就是鄰舍。鄰舍關係之建立基於一種「普世愛」(即原文所言之「慈心」),有三個特點:第一,普遍性,對人人適用;第二,處境性,是指在特定道德處境下個人應當幫助另一個有需要的個人,以及第三,無條件。不過這種普世愛超越於儒家的惻隱之心,因為基督宗教認為這種愛的本源非人之自身,而是出自於上主聖靈,是地位超然的。透過上主之愛,人與一個本來陌生甚至敵對的人建立起關係,在主愛裡合而為一。

然而,在這比喻中,要留意幾點。第一,撒瑪利亞人與猶大人的關係,並非剝削者與被剝削者,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關係。彼等都是亡國奴,都是受羅馬帝國統治,都是被殖民者、被剝削者,然而猶大人還要看不起本為同族的撒瑪利亞人,而非羅馬人。這種偏見背後源於猶大人的宗教潔癖與種族主義。因此我等不能將此比喻套用於香港人與中國人之間的關係。第二,撒瑪利亞人所幫助的猶大人是需要幫助的傷者,而非既得利益者或權貴。

當然,新約聖經反對種族主義,而即使身為殖民者的羅馬人亦是福傳之對象。例如在使徒行傳中,上主命令聖彼得到訪身為羅馬人的百夫長聖哥尼流家中作客,向他傳道,使之受洗加入教會(見使徒行傳第10章)。因此,即使受重傷的是羅馬人或是中國人,耶穌亦應當主張撒瑪利亞人或香港人要伸手救助;然而,留意此處的處境,是對方受傷而且需要救助。可是,在日常生活中,那些擾民的水貨客、拒絕融入香港社會的新移民或者粗魯的自由行旅客,都不是一個被打劫受重傷的猶大人。有時彼等搶購奶粉、隨處便溺,甚至侮辱和殿打港人的行為,更像是強盜。在大部分情況之下,中國人也不在我等眼前處於「需要救助」之處境,所以仍未成為我等之鄰舍。當彼等處於剝削者和殖民者的地位,正在迫害我等之時刻,我等才是那位受重傷倒在路旁的猶大人,偏偏有很多左膠、港豬、藍絲視而不見,就像祭司和利未人裝作路過。是鄰舍的你不當作鄰舍,非鄰舍的你倒當作鄰舍,這就是基督宗教左膠膠之所在。

我不仇視中國人,然而,既然當前的大處境是他在當強盜打劫我的鄰舍,我又豈能不幫助我的鄰舍,卻走去說中國人是我的鄰舍呢?如果有一個自由行旅客被打劫、被打傷,我也會幫助他。除非這人是一個大奸大惡的共匪,滿手鮮血,留在世上會對其他人有很大的禍害,救了他會釀成更多的罪惡,例如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等,或是我有明確的異象,知道這人正是受到上帝的擊打,承受上主的報應,否則我也不會見死不救。任何一個有需要的人,只要出現在我眼前,就是我的鄰舍。這才是基督宗教真正的鄰舍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