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香港乜人都自稱乜嘢專家或專業人士。有專家出現,就衍生出各項指引、程序。然而,人類是群體生活的動物,每一個人,尤其是那些聲稱在自己某個範疇有特別知識的專家,都有一個基本的共同責任,就是保障自己和別人的生命安全。而所有程序指引,都應該為救人命而設,而非為了用來殺人。而在涉及人命關天這種大是大非的事宜上,我們需要的,往往就是最基本的常識,而不是甚麼「專業」知識或「程序」。

5月25日,署理發展局局長馬紹祥到立法會回應議員就城大冧天台事件的急切口頭質詢時指出:「綠化是否需要入則,都算是比較複雜的問題,因為綠化可以是很簡單,幾盆花、幾盆草亦可以說是綠化,中間沒有一個很清楚明確的界定,是需要專業人士去提供意見。」記得城大冧天台事件發生後,城大校方表示相關天台工程沒有入則去政府申請,但強調城大按照程序行事,並嘗試以綠化工程不用入則為理由企圖自辯。

而根據馬紹祥在立法會的說法,法律上根本沒有一個標準去介定何謂「綠化工程」而要入則。而我一貫看法是,城大冧天台事件的重點不在「綠化」,而在於與工程有關的一概人等,有沒有常識判斷!一個工程項目,涉及至少三方人士:決策者、執行者、把關者。以某間學校要做「天台綠化」工程為例,任何一個正常人,憑基本常識都可以判斷出,這工程是否只是擺幾盆花咁簡單,還是要搬好多泥頭而有機會影響到樓宇結構或令積水大增而加重樓宇負荷。更何況一所有大學,理應是一個精英薈萃之地!大學的職員,個個都是各門各派的專家,唯獨找一個有常識的人都沒有?實在匪夷所思。

城大要處理一項天台綠化或者是其他樓宇工程,只要校內的決策者、執行者、把關者其中一方有某個人憑常識提出質疑,發覺工程有半點唔對路,覺得有可能超重而會跌野落黎傷及人命,已經可以把項目叫停。以城大這麼一間有開辦各種工程學科的大學,有懷疑找校內各路專家幫手計一計數,清楚評估風險再決定是否要入則申請,一啲都無難度。在這裡我要特別強調,我們日常生活要處理的事務,特別是涉及人命風險的事情,個人常識判斷往往先於甚麼專業知識!常識背後,是一個人的基本良知,對別人生命的尊重和關懷。沒有常識而空談專業的人,無非是一台賺錢機器,行屍走肉,活在社會裡,就只懂得謀財害命。

不管大學素來強調專業,近年中、小學教師都很喜歡標榜自己好專業。但我記得去年中華基督教會基真小學,羅芍淇枉死於學校的命案,到現在仍是不了了之。去年坊間其中一個討論焦點是學校職員發現女童受傷後,有沒有即時打999報警召喚救傷車。當時校方又是拿「有依照程序」作擋箭牌。程序!程序!程序!這班專業人士為了保障自己利益而搞出來的程序,令一條無辜小生命白白犧牲。而打999報警可以盡快救活一條人命這種基本常識,變得唔再重要。

基真小學命案與城大冧天台案件性質何其相似,都是校方專業失德,常識零分,空談程序而罔顧學生性命安全而引起,分別只在於基真小學有死人,今次城大冇死人。然而,今次城大體育館冧天台冇死人,只能夠說好彩,而一點都不值得慶幸!試想想,如果冧天台之時剛好遇着考試,或體育館正進行大型活動,受損傷的,就是數以百計的人命!

現在香港各行各業都係咁樣,有着數搵,有錢賺果陣,人人在宣傳上都係咁吹噓自己有幾咁專業,又講到自己有幾多張證書,拿左幾多個奬項,呢樣果樣,懶巴閉。但一到出事果陣,就推三推四,事不關己,又或講到自己依足程序以圖卸責。做專家而冇常識,有專業而冇道德,是眼下香港的社會風氣。這種歪風在教育界亦極之嚴重,在一班只懂得謀財害命的教畜把持下的香港教育,一眾莘莘學子的性命難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