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益赤化的香港,普教中毒害學童、殘體字圖書入侵、匪語殘體電視台等明目張膽的在主流大氣電波中播放,語言、文字、生活方式等都是一個地方的文化體系,廣東話、寫正體漢字是代表著我們香港人的象徵,而中共正是一點一滴的蝨食我們的象徵,為了捍衛香港人的尊嚴和免受中國的污染,我們必定要守護我們的象徵,我們的文化體系!

大陸走私賊禍港,除了光復行動、取消一周一行、取回移民審批權等大訴求行動之外,在生活大小事之中,面對大陸人時,不是要遷就他們說匪語,而是要守護香港人的尊嚴,說廣東話去面對大陸人。

話說我最近在化妝名牌店做宣傳活動工作,賺些少生活費,當中接觸到很多年紀相近的年輕美女同事,工作位置當然是一些旅客熱點,例如:銅鑼灣Sogo、尖沙咀The One、中環等,支那人一車車行李入去掃貨呀,大小二包的走出來,他們粗暴購物過後,在街邊拆貨,阻塞街道,大聲叫囂,這些行為實在司空見慣,自問不是勇武好打的話,當下可能做不到什麼行動趕走他們。

在工作中,支那人經常前來問路:「錢溫梨,希慎廣場腰黃那梨走!?」我作為香港人,為了區分我是香港人,你是中國人,區分身份上的不同,我當然用廣東話回應,:「我唔知呀!」在我眼中,對大陸人問路講廣東話是理所當然的事,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最重要的是我說普通話和廣東話都好像沒什麼分別,那我當然講廣東話)但我身旁的同事就覺得很奇怪,她們就問我為什麼會用廣東話回應大陸人,而且不明白為什麼我不用普通話promote大陸人?我則認真地告訴她們,大陸人是懂聽廣東話,我都試過好幾次,他們是明白的,不用遷就他們!同事們就覺得好驚訝…不過我就有點心痛,為何香港的年輕人一點點政治意識都沒有,今日的香港和未來都是我們的,為何不太緊張?

沒錯!香港人就是不應該凡事都遷就大陸人,大陸人來香港走私,已經阻塞街道,霸佔了很多地方,大聲喧嘩,破壞社會秩序,香港無日安寧,港共政府已經不是為香港人著想,香港人要自救,為何我們還要遷就那班蝗蟲!?如果要連香港人的語言和文字都要遷就大陸人,香港人都只是一個普通中國人而已!對抗劣質中國,就要從生活的微小事做起,可能你無法完全抗拒中國貨,但說什麼話你是可以控制的,面對大陸人講廣東話應成為一種習慣,甚至你可以跟他們說講:「我唔知你嗡乜春!」最重要是廣東話是來區分你是中國人,我是香港人,大家是不同的,是有分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