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筆者希望集中討論行為經濟學、政治態度之類概念。

最近Facebook有一大事,本來係花生野一單,但發展到竟然有人以「保持形象」、「為左選票唔好得罪人」為理由,叫人唔好再撥火還擊。怨我得罪問一句,為左要參選,所以就算有其他政客攻擊你,你都要保持客源避免還撃,係咩嘅概念?

如果有一位有意參選嘅人被政客攻擊,參選人為左個「好形象」,唔反撃人,咁攻擊者咪無成本?然後,下一個政客明白左呢個道理,都識得有意無意亂咁攻擊個位參選人黎上位,反正佢為左選舉,個名參選人都唔敢還拖。

到最後,愈來愈多人零成本攻擊個位參選人,佢形象仲會好?你仲有得贏?如果個組織咁懦弱,我作為一個香港人,點靠佢反撃港共政權?

要識得還擊,先可以確保大家唔會隨意互相攻擊,係好基本嘅Game Theory概念,現實世界中都有大把例子,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大國擁有核武技術,間接造就左二十世紀後期嘅冷戰局面,全球大國都鮮有正面軍事衝突。另一個最接近我地嘅例子,係面對黑警嘅濫暴、左膠嘅人鏈,抗爭者要識得正面面對衝突,而唔係乜都唔做企係到,縱容佢地下次更加放肆。

其實背後個中心思想好簡單:令到主動攻擊者要承受被還擊嘅風險,先有機會創造到一個non-cooperative repeated game equilibrium,咁樣先係世界嘅法則。

主張「為左選票唔好得罪人」嘅人,其實有咩原因?
A)單純派別原因,希望主動攻擊人者減低所遭受嘅反擊,或者同被攻擊者係政敵,借機抽水?
B)主張以和為貴,唔好得罪潛在選民?

如果係A,本文就免作詳細評論,正如前言所提,本文希望集中討論政治態度同行為經濟學。不過,無疑利用呢種言論達至A目的,會導致B主張蔓延。

如果係B,只能夠遺憾,呢種思想對香港嘅禍害太大。先唔好講香港人已經養成左一種「顧客永遠是對的」嘅高傲心態,B呢種主張直接導致依家香港嘅政治人物個個都係政棍,只係識得左右逄源,對住唔同人都笑笑口呃下人,所做嘅行動全部都只係為左「爭取中間派支持」,無議員願意做激烈行動。

對住唔同陣營嘅人,係立法會辯論時就扮有火花,鏡頭背後其實就有傾有講,我又送書畀你,你又分享去旅行啲相畀佢睇。當中共打壓香港人時,就發揮佢地最大嘅功能——以和為貴、好好溝通,自身唔好參與任何正面衝突。

如果香港人繼續祟尚以和為貴、唔好得罪潛在選民(或因其他原因而宣揚呢種論述),又或者無法接受具攻擊性、反擊性嘅政治組織,抱歉,香港永遠只會有溝通派嘅立法會議員,唔會出到鷹派議員,大家慢慢同中共溝通到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