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三年前,那時網路輿論已有批評「中國有民主香港先有民主」的「建設民主中國論」,提出悼念六四要本土化。那時的支聯會漠視群眾合理的訴求,不予回應,還在支聯會六四晚會祭出「愛國愛民」四個大字的標語及口號,其所愛之國當然是指共產中國,而非今人口中的香港國。

今天,支聯會何俊仁學人講本土六四,其實就是鍾樹根說要本土不要分離。既要愛共產中國,又要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談何本土六四?與要本土不要分離何異?其實兩位都不是真心服膺本土主張,而是為了「入屋」及扭曲本土之意思,純粹的商業包裝,是商業決定。

去年六四晚會,經歷雨傘革命的失敗的首個六四晚會,人潮減少,時任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自己也承認人數比往年減少。其後的七一遊行,同樣人數大減,參與人數是近年新低,而泛民系統的大部份政黨於遊行中的捐款收入均有所減少,尤其作為支聯會影子的骨幹的民主黨,更跌至只有約16萬元。六四晚會、七一遊行,過去是泛民政團集合政治能量的工具,但在他們失敗的主張及行動之下,這些工具亦遂漸失靈。

面對本土浪潮,這些泛民政黨先是傲慢忽視,然後用盡下三濫的手段對付本土主義者,當發現用盡辦法也無法「踩死」本土主義,驚醒本土已成大勢才終於醜陋地轉身,他們的改變不是由衷的,是因為利益上的考慮,為了鞏固政治地位及政治利益。

他們至今仍未為當初的傲慢無禮,對本土主義者的迫害道歉。當然,即使他們道歉,我也決不認為是真心的,他們已錯過了「道歉」別人就原諒的時機了。

與我過去反對「入屋論」的文章一脈相承,各位要做個精明的公民,別被包裝欺騙。悼念六四有很多方法,無必要出席高舉「愛國(中國)愛民」的支聯會的六四晚會,為賣港賊的活動添人數光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