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於「香港基督徒學會」講座的發言,充滿被現實吞噬的氣味。

接受民主回歸,是因為 1984 年加拿大、澳洲、歐洲多國不支持香港起義。反對「搞革命」,是因為中共殺人如麻,隨時開槍鎮壓。不贊成「港獨」,是因為獨立後會斷水斷糧。李柱銘偏偏不想想在尤德、衛奕信年代發動「公民抗命」成功率有多高,不想想香港受國際關注將令解放軍不敢胡亂開槍,不想想海水化淡、有機耕作可確保香港自給自足。一味杞人憂天,然後心感無奈,這其實已是向現實低頭!

李柱銘又說:「我地咪出黎嘈佢 (指中共) 囉,叫佢一定要做 (落實雙普選),應承咗,無得拎走」,掩耳盜鈴,對中共背信棄義、不理民意完全逃避。至於「真正嘅革命,係唔會講出嚟……講得出自己會點,只係為爭選票」,更是典型誅心之論,旨在打擊人氣急升的本土派,以避免民主黨滅亡。

胡適曾言:「人生應該有夢,否則人生不是太不豐富嗎?」,存在主義者卡繆則留下名句:「我們反抗,所以我們存在」。從李柱銘的話,我僅看見他蒼白的人生、不真誠的存在。香港要走出困境,不能靠這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