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將至,是時候談一談相關事件。實不相瞞,本人上年也有去維園悼念六四,在此,向各位同路人說聲:「對不起!我知錯了!」若因本人曾出席過一次支聯會所主辦的六四集會而反感,唯請閣下按「上一頁」離開。

「六四事件」對香港人的意義何在?為甚麼香港人要悼念六四?為甚麼香港人對發生於二十多年前的事件耿耿於懷?對我個人而言,答案,只有一個,就是不可忘記中共是如何對待有訴求的學生和市民,因為,現時香港正遭中共殖民。然而,為甚麼多年來也是在維園悼念六四,但是,近年來,不少團體另起爐灶,在其他地方悼念六四?原因,就是不同意支聯會的綱領 — 建設民主中國。恕我無知一問,為甚麼「建設民主中國」的重任要由香港人所肩負?700萬名香港人沒有責任替13億名中國人爭取民主,世間上可沒有「不勞而獲」的道理。自己的權益,理應由自己爭取,而非坐享其成。

兩天,張德江訪問,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在鏡頭前,說:「全中國應該要實行普選。」或許大家忘記了,2014年反對新界東北前期撥款示威,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說:「但係(東北)村民唔係咁諗,佢地有無問過(村民)?」在此,我敢問吳文遠先生,你有沒有問過中國人?或許,中國人不是想要普選。

回首過去,看看歷史。元朝時,蒙古族統治過中國、清朝時,滿族統治過中國。結果由56個民族所組成的中華民族當中,是包括蒙古族和滿族。另外,清朝時期,清兵把西藏和新疆打回來。那豈不是說,曾被中華民族統治過,或中華民族曾經統治過的民族,也歸類為「中華民族」?那麼,大韓民族和大和民族應該歸於「中華民族」之中、韓國和日本納入為中國的版圖之內。但事實並非如此。所以,所謂的「中華民族」,其實是很虛無飄渺,沒有劃一標準。因此,「香港人」是否「中華民族」的一員,其實沒有必定準確的答案,因為「中華民族」的組成,本來就是鬆散。

話到至此,本人心中有兩個疑問,「出席悼念六四的集會,為甚麼要我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是『中華民族』的一員呢?」和「『建設民主中國』是支聯會五大綱領之一,我不是中國人,為甚麼要我『建設民主中國』呢?」假如前往維園悼念六四,不就是承認了「我是中國人」嗎?那麼,豈不是只有中國人才能悼念六四?我不認同。在此我舉出一例子,於2015年下半旬,法國發生恐怖襲擊,不少香港人在facebook轉紅白藍profile pic以作悼念,難道他們是法國人嗎?當然不是。既然如此,根本不需要是該國國民才可悼念某一事件。事實證明,不需要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方可悼念六四。因為悼念六四與身分認同,是兩碼子的事情。所以,有不少大專院校的學生會和組織另起爐灶,有其必要性。

香港地,悼念六四,就應以香港人的身分,以「本土」的角度出發。支聯會的六四維園集會,不過是把下一代人培養為大中華膠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