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民主派推出「內部自決」構思(以下稱「自治派」),以「修改憲法和爭取更大自治權」為綱領,和港獨派的「公投建國獨立」方案打對台。筆者身為後者,不介意雙方對陣,因為自治派論述犯駁,必然自我瓦解收場。

(一)自治何需公投,地方中央協商

自治派以公投為手段,本身不合常理。公投者,通常用於原則性議題,例如港獨派的「香港成為獨立主權國家」,或者是特定社會法律議題,例如「香港容許一夫多妻制」,不論議題廣闊狹窄都有明確定義。不知自治派如何命題公投,在此姑且一試,如「在一國兩制框架下,修改憲法及擁有更大自治權」,什麼是修憲範圍,何謂修憲方法,定義更大自治權等,基於定義模糊,必然引起社會爭論無窮,最後公投過了白過,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公投題目在說什麼?

其次,自治派反對港獨,修憲、自治權純屬中國內政,理應由地方中央代表長期協商談判,筆者孤陋寡聞,未聽過會以公投形式成事,公投就有蘇格蘭、加泰、魁北克,不過全部都是獨立議題。既然是內政,又何需「爭取國際承認」?讀者見過英國下放權力蘇格蘭,會叫香港人出聲支持嗎?不會,因為和外國無關,外國也無暇關注,然則香港眾志到美加「爭取國際支持」就令人嘖嘖稱奇。

自治派的所謂公投策略,其實是民主派沒有論述,眼紅港獨派提出公投獨立,企圖東施效顰騎劫轉移議題方向,豈知牛頭不搭馬嘴,搞出笑話。

(二)中國不會放權 香港自治徒然

筆者如此形容自治派:《國產零零漆》的太陽能電筒,需要另一支電筒才能發光的電筒。

如果中國放權,何需革新保港,港是會議,内部自決?中國不會如此,大家心知肚明。自治派最大弱點,就是要跟中國政府deal,即使香港奇蹟團結,公投通過,同意細節,與北京談判,最後結果必然是u no deal! 中國政府嗜權如命,不會下放權力結香港是一貫政策,那些所謂「北京吹暖風冷風」,純是泛民捕風捉影為選舉舖路,絲毫不能當真。而且中國政府對港政策,不以香港人意志轉移,此乃自叉治派最大誤算,以為人民可以要脅專政,然專政豈容人民要脅?否則的話,中國共產黨不要執政,返鄉下耕田啦。

這是中國政府本質,它若肯放權,則經由本地立法會行政會通過,再上報北京等候批准,萬事皆休。中國破壞一國兩制,香港苦口婆心都是無用。香港無數政團,反對香港獨立,卻無視中國專制特質,以為香港大搞一場便能成事,當中包括泛民中新生代的決議文,香港眾志的自決我城,以黃毓民、陳雲、黃洋達為首的熱普城聯盟主張的全民制憲,全部蛇鼠一窩,消耗欺騙港人氣力金錢,他們不敢明言最後中國無情封殺結局,在香港說得天花龍鳯,敢問失敗後諸君如何盤算?永續公投還是永續自決?

(三)政治千變萬化 永續政治難存

陳雲主張「永續基本法」,泛民主張「永續自治」,口裡一片漂亮。試問讀者身邊女友是否永遠不變?永續自治的危險,在於沒有防火牆,中央地方關係隨時改變,自治從來都是每日頭上一把刀。退一萬步,北京轉死性容許城邦派自治派構想,難保一日中國政府面臨權鬥危機,大搞翻版文革,全面收緊政治,再好的法律體制也難保護香港,因為自治在政治倫理上與中國一體,可不像1967年暴動英治時代,主權治權均屬英國,與中國在政治體制上切割開來。又例如民主中國下,中國人要懲罰香港人,取消一國兩制、邊境、稅務優惠,城邦派自治派如何應對?

根本自治從來就是一種不穩定政體,是地方中央不神聖同盟關係,容易毁於一旦,西班牙和加泰隆尼亞,也是在2012年因為金融海嘯後稅務問題衝突,成為該地獨立導火線。自治受政治經濟干擾,原本難以長存,身為香港人,是否願意每日擔驚受怕,恐防起床發現自治消失?筆者不想承擔歷史罪名,他日子孫埋怨為什麼我們這麼愚蠢相信「自決自治論」的鬼話。

(四) 十年拖延時機 四七人間幾何

香港眾志說要在十年時間內舉行公投。2016年,香港糜爛如斯,真不敢2026年香港會是如何面目?中國殖民人口清洗,部份香港北部地區真香港人所剩無幾,廣東話銷聲匿跡,十年後新香港人勢力龐大,數量多過真香港人,到時不要講什麼自治什麼民主,恐怕真香港人早已成為新香港人奴隸,成為N等公民,Hong Kong變Xiang Gong了,到時還有什麼好講?根本所謂十年公投,不過為新一代民主派爭取幾十年政治飯票,像爭取三十年民主無功而還,到時肯定藉口推遲公投,「公投不是時候」、「公投激嬲中共」、「邊個公投就係鬼」之類的語言偽術,民主派劣跡斑斑,香港前途絕不應由民主派主導。

五十年不變,二零四七太過遙遠,到時候我可能已經死了,不想終其一生活在中國黑暗統治下,到死後香港才有好日子過,經濟成果享受不到,政治惡果全部承受,這種人生實在悲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