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甫抵港,劈頭就說「非典」期間曾和港共聯手抗疫,對隱瞞疫情、299 人死亡云云隻字不提。配合 6,000 警力保護、記者採訪無門、多條道路封閉、巴士被迫改道、六呎高水馬陣,「帶着中央和全國人民對香港的關心而來」根本是哄騙話,「看、聽、講」中的「看」和「聽」僅針對親共人士而言,非旨在了解全港市民的訴求。

「泛民」梁家傑、劉慧卿、何秀蘭獲京官首次接見,久旱逢甘露,歡喜得眉飛色舞。殊不知張真正的取態是:「有不同意見的社會群體和代表人物的意見,我們都聽啊……了解對方的立場,讓他把話說出來……聽了之後,將來可以交流呢」。之所以讓你講、聽你講,不是代表他採納你意見,而是用你來粉飾專制,假裝容許意見多元。況且,開埠初期在港英商 (當時的反對勢力) 也能與倫敦政府直接溝通以迫逼港督去職,張的接見不過證明香港目前仍處於殖民地狀態,有何進步、突破可言?

一日殖民體制未去,宗主國始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據鄺健銘在《港英時代:英國殖民管治術》所作「海洋國家傾向對殖民地施行間接管治,大陸國家傾向對殖民地施行直接管治」的區分,來自北方的干預於日後只怕會變本加厲。事實上,張德江恃著「全國人大委員長」、「港澳事務協調小組組長」的身份大無私樣聽取港共主要官員匯報工作情況,此已公然違反《基本法》第 64 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必須……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負責」,損害「一國兩制」(詳見李怡<張德江以何身份視察香港?>),令香港淪為廣州 / 深圳第二。

他反覆呼籲港人「勿忘初心」、「堅守『一國兩制』,堅守《基本法》」,是賊喊捉賊;他一邊說「香港同胞對自己生活的方式和價值理念的珍惜,理應得到尊重」一邊說「『港獨』是借本土之名,行分離之實」、「說甚麼自決、甚麼港獨,這些東西根本成不了事」,則是中共「蘿蔔與棍子」政策的體現。

至於「『一帶一路』有助維護世界和平」、「香港的國際地位是由經濟地位決定」,前者商台節目主持鮑偉聰在面書上駁斥「如果有修讀歷史,都會知道近二千年來中亞以至東歐,即是現在所謂的『一帶一路』的陸路,都是戰亂頻仍的地區……饑荒瘟疫戰爭死人無數」,後者黃毓民曾撰有<香港從來就是顛覆基地 – 從雙十、六四、七一到二○一二>,清楚交代香港過往不純粹是一個經濟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