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動全港的「城大塌天花」一事,實在震驚了港大市民,此事一傳出,各人都紛紛形容「中國豆腐渣工程」傳入香港,頓然令全城都惶恐憂懼。

最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原來當年奪獎的天台綠化工程是未有呈交圖則,但此舉不當的程序又是否合法?面對無人審查與監管下,當然所有程序簡化而避而遠之;萬一審查未獲通過,所承擔的損失又是要誰賣單?眼見全港不少中小學及大學均推動綠化天台的工程,究竟當中又存在多少的違規未達標的工程?草草了事,歸根究底,是誰最應負上最大責任?

是工程師的不濟沒法計算整個天台的負重量?定還是雙方明知負荷過重仍選擇綠化是基於要贏取美譽獲得掌聲?問誰這個責任必然是歸咎於校方,為何當大量碎石剝落,仍堅持考試持續時;試問若不幸發生於當天時,這卻是「南丫海難」的倒影,必然是一個災難性的局面,失去的卻是數以百計的人命,並非只是兩位同學受傷。作為學校,為何可以將同學的性命置於不顧,這是一個教育工作者的所為?

然而,至今校方仍未有合理的解釋及道歉,反則卻只是掩耳盗鈴地將同樣鋪設有綠化植皮的另一邊廂-惠卿劇院天台大秘密地清理;縱然校方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之時,明顯地只是內部自我審查,最終只是私相授授,不了了知,大家亦不以為然;眼見這種處理手法,只會繼續讓一眾學子帶來不安惶恐的心理壓力;本以爲時常作樂、學習知識的地方頓成危樓,教學生如何可安然步入校園?

當政府不斷推動無煙城市、綠化工程時,究竟有沒有一套完善監管的工序下進行?相信一般人認為綠化工程只是隨意擺放數盆盆栽、綠色種植就已是完成;但面對「工程」兩個字是,絕對是一件嚴肅且不能輕率的事,因為你涉及的改善工程是會關乎整棟建築物的結構,要計算負荷重量及預計可能的情境變數;若然校方所想的只是得過且過的綠化時,你只是美其名,而最終痛失的是學子。

綠化工程再不是單純的種植,是運用用專業知識計算;請不要將學子的寶貴性命剔除在計算公式上,只因校園是一眾學子生活的地方,同屬工程的一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