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港獨,要建國,就是希望自己跟下一代可以自由生活,免受不公,代化承傳我等民族優雅文化。眼見香港這生我育我之地,正受中國人蹂躪,生計住樓被搶,我也每晚喊濕不止一包紙巾。

出面大眾都熱烈討論《十年》、《Winter on Fire》,總離不開香港2047,或主張那種手段可以獨立建國。畢竟,到了2047,基本法不續,中國接管香港。城管話拆就要拆,話遷就要遷。而不幸地,新界東北,到馬屎埔示威,大家都不難預見城管將來如何令一個家園拆毀,教香港人民生活於水火之中。平日返工讀書,總會遇上幾位中國來的人渣,升職加薪不是你,公屋已經只給中國移民,居屋單位已被中國富豪掃清。

面對打壓,選擇還拖或逃走,全是本能所然。不過,活在當下,生於亂世,從來不是一個人。當政權向外來權貴傾斜,自立利益金網,殖民當地,殘民自肥,乃是大勢所趨,無人可避。

小編撰寫科索沃、加泰、新加坡、越南的獨立Case Study 時,不禁想起自己曾經就 2015年7月月刊下的昔日文章《愛爾蘭的武裝獨立對香港人的抗爭啟示》。當時大家仍討論香港人如何膠化抗爭,比較韓農示威和烏克蘭冬天起義,我就想起仍被還押的義士。昔日賢達,如何拋頭顱、灑熱血,為心愛的土地跟友人而戰,都一一記在腦海,慢慢回帶。100 年前的愛爾蘭人如何受苦,但仍身土不二,爭取愛爾蘭獨立自由。Bobby Sands 如何帶領IRA奮鬥一生,獄中絕食明志。

問起香港要如何勇武起來,獨立建國,我以前尚會回應只是有結果,達到目的就可。和理非非手段終告無效,要勇武抗爭。至於如何勇武抗爭,我答不出。直到我近來跟網民討論歷史,才當頭棒喝,直接由歷史找尋答案。有時候,真要分得細,分得清楚,難以單一口號或大方向都概括。因此,我只可以做的是,盡量包括最多獨立史或獨立事例。

我不敢肯定香港要先文化復興,還是利用不同手段先獨立,後建國。只是,憶起928和金鐘清場前夕,我等義人總是準備就緒,可以一戰,但因為種種煩囂或大台威權而卻步,什至心灰意冷。眾人盲目拜神,假信謠言,已經耽誤不少認真準備的時間和功夫。一般的獨立建國的歷史,都會說某組織如何成功起義,中間遇上什麼阻撓或種族衝突,意識分離。至於遇上出賣、欺瞞、就著墨不多,還靠自身經費多少,際遇多少。我們避免不到文化復興,尋根究底,因為數個國家的例子可言,第一日成功獨立,第二日可以遇上滅頂之災。所以,如何豐富自身族群的文化內涵,倫理判斷,才是復國根本。

寫畢此感,已知中國婦女毆打港人,但最後被放生,坐政府私家車黑警開路護送。當大家仍在討論毛記典禮,婦人坐什麼洗頭艇時,請認真考慮香港人跟中國人之間,有什麼深層次矛盾。要解決以上深層次矛盾,我深信大家只能從其他國家的Case Studies 上必能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