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同我講依家最緊要救人而唔係追究責任的時候呢啲廢話!我信得過香港的前線救護人員,佢地一定會刻盡己責,繼續發掘城大冧樓現場有無傷者,而前線醫護人員當接收了傷者,亦一定會盡力拯救。我信唔過的,係梁振英乃至一眾高官及各間大學的高層的管治水平。

工程、工程、工程!誰都知道工程是貪腐的溫床!而涉及貪腐問題的工程,最容易發生意外。你可以批評我這樣子寫評論過於武斷,但武斷就武斷,我又不是法官,我怎樣說都唔會影響到大局。但我要說的是,社會大眾必定要不斷施壓,用各種方法查明城大冧樓的真相。冧樓必屬人禍係顯淺道理。唔好學中國大陸果一套,同我講乜野冧橋係因為有車行太重,冧樓係因為落雨。

去年多條屋邨驗出食水含鉛超標,城大學生會亦自行在校內抽水化驗,結果亦出現超標情況。事件曾經出過報紙,但好快又無左下文。鉛水飲左唔覺,加上學生番到大學又唔一定要飲用校園食水,針唔刺到肉唔知痛,大家過一排無左件事一啲都唔出奇。但校園冧樓就唔同,人人都有即時生命危險!

城大學生自家媒體「城市廣播」在facebook專頁指出:「原來早於上星期已有同學發現陳大河綜合會堂曾發生剝落事件。知情同學表示,考試期間忽然聽到重物有墜地聲,懷疑是小規模剝落,但監考人員當時並未暫停考試。」「城市廣播」表示懷疑校方早已知悉樓宇結構出現問題,但沒有即時公佈及處理。任何新聞媒體都應當如此,在死人冧樓的大是大非問題上,任何疑點,即使未能夠百分百證實,都應該立即報導,這樣子才能夠構成足夠公眾壓力把問題查過水落石出!

城大傳訊及公關處發出題為《天花倒塌事件》的新聞稿指出:「校長郭位教授宣佈即時成立一個三人小組,成員包括副校長(行政)李惠光先生、副校長(學生事務)葉豪盛教授及秘書長林群聲教授處理及調查事件,並提供所需協助。郭教授現身處海外,已趕回香港處理事件。」作為一校之長的郭位,立即宣布成立專責小組調查事件,算叫做有做嘢好過無做,但站在公眾利益角度,城大自己人查自己人,自然沒法子取信於天下。尤其是無端端冧樓,絕對不是天災或意外咁簡單,人們好自然會懷疑當中是否涉及管理失當或貪污舞弊。說到底,這絕對是人禍,而校長郭位及一眾城大高層,本身就有最大嫌疑。我都希望我自己怪錯佢地,所以,只有獨立於城大的正式調查,才能令公眾信服。

另一個令公眾懷疑的人,非梁振英莫屬!梁振英曾經擔任城大校董會主席三年,我印象中,梁振英自出任城大校董之後,城大校園內多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工程建築。有眼利的網友,找出了一篇於2010年12月13日刊於「城大新聞網」題為《城大贏得節能比賽冠軍》的報導,報導引述時為城大校董會主席的梁振英表示城大決定在短期內達致「零廚餘」的目標。報導又指出城大的雄心壯志不限於「零廚餘」,還包括「天台綠化」。不幸的事,有報指導,城大這次冧樓事件,涉事天台在倒塌前正進行綠化工程!

到底城大天台綠化工程的承辦商是誰?跟現任校監梁振英、校友郭位及一眾城大高層之間,有沒有私人關係?負責批核工程的政府部門,有沒有人為失當?相關種種問題,公眾都要清楚知道,才能避免同類事件發生。

我身為城大校友,絕對不能容忍我的母校出現豆腐渣工程。莘莘學子歷盡艱辛才考進大學,豈可因為學校冧樓而一朝喪命?我能力有限,只好寫寫文章呼籲大家關注事件,而我相信城大校友臥虎藏龍,法律界、工程界、傳媒界、政界等各領域的翹楚精英應有盡有,我相信一眾校友一定絕不會姑息城大冧樓事件,大家一定會運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及在社會的影響力,發掘有用資料及迫使有關當局將事件查過水落石出!

而城大冧天台事件,絕不是城大自家的事,關係到整個香港的生死存亡。香港越來越大陸化,已是不爭事實。汶川都要有場地震,學校才會塌,但香港境內的一所大學卻超越汶川,沒有地震,只下了一場不算大的小雨,就自己塌下來!大學這種高等學府尚且如此,那麼,中學、小學又會怎樣?近年在雨季下,年年加價的港鐵屢屢出現車站及車廂漏水的情況,到底乘客安全有沒有保障?

正當教育學院的師生校友在慶賀教院正名為「教育大學」之際,我絕不希望我一眾城大人要「慶祝」母校正名為「汶川大學香港分校」。祝福傷者是人之常情,而施加壓力查明真相,追究責任,更是每一個香港人應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