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民主,港人奮鬥數十載。歷時九十多天的佔領以失敗告終。農曆初一之警民衝突,警方在人群開槍。事後一些跟事件無關的港人備受打壓。我們必須同意,香港的不民主緣於中國的殖民壓迫。不同單一國族的內部矛盾,壓迫者或會基於整體利益自我修正。殖民者為了取代香港人而來,打壓定必不分青紅皂白。傳統、和平之抗爭模式,註定以失敗告終。

香港支那分離近二百年。基於發展軌跡迥異,港支發展出捷然不同的價值觀、民族性。一邊信奉真理,一邊信奉強權;勉強統一難免製造悲劇。殖民壓迫是一種我者與他者,利益或立場上的對立。若說香港正受中國的殖民壓迫;那麼我們必須承認,香港人跟中國人本來就是不一樣的。換句話說,香港人的民族性在中國殖民統治前經已出現。只是人們太多在壓迫出現,方能察覺自己原來就是一個民族。

國共宣揚的「中國史」,其實是荼毒、誤導我們自以為跟中國人千秋萬代生活在一國的異族史。所謂的中國朝代,根本分屬不同的統治單位。「中國史」的概念,一開始就不應存在。我們擁有一部只是屬於香港人的歷史,以及獨立的歷史觀。國家主權的準則(例如必須作有效統治),於古時並不受用。古時地圖不能作準。我們應該假設,香港在清帝國成立前是無國的。甚至乎當初;英國只是誤以為香港是清帝國領土,才與清帝國洽談香港問題。

獨立是民族鬥爭非意識形態之爭。其鬥爭對象並非政權,而是民族。民主中國不能解決香港問題。香港獨立後姓資姓社,亦跟中國人無關。基於現有體制只有中國公民而沒有香港公民的概念,即使全民退保和雙普選落實,香港人依然會備受壓迫和搶掠。亦即是說,香港人必須經歷革命的洗禮才能找到自我。在基本法框架下,即使將其改至天花亂墜,它還是一部外來、殖民的憲法。於獨立派而言,在現有體制進行修憲還是制憲並無原則性分別。只有將外來體制消滅;我們方能享有真正的實然主權,貫徹獨立論的平起平坐、互不侵犯。

我們應該想像一個危機。那是中國滅亡後;其政商權貴流亡香港,並成立一個主權獨立但屬於他們的國家。中國移民乃外來壓迫者,不屬香港共同體。零六年在聯合國通過的《原住民權利宣言》,亦確立了原住民自決的權利。坊間由選民公投決定香港前途的方案,只會確認外來統治。我們必須高舉原住民民族主義,方能抵禦中華民族主義!

在地化移民理應入籍、歸化,但那是國家成立後的想像。基於他們宣誓效忠的國家仍未出現,入籍、歸化亦需國家審核;開放式民族主義現階段並不適用。原住民先於後住民擁有香港的主權(人民主權),後住民的權利由原住民賦予。這就是原住民民族主義。

二次世界大戰,國民黨曾要求英國參與開羅宣言並將香港主權交出。結果丘吉爾一口拒絕。英美草書的《大西洋憲章》,亦反對任何違背民意的領土變更。誠然,草書《大西洋憲章》最初針對二戰。然而隨著聯合國成立,《大西洋憲章》亦成為聯合國一些議案的參考。例如殖民地自決前途的議案。

即使在1972年,因為中國的關係,香港在聯合國被剔出自決前途的殖民地名單;英國依然可以讓香港獨立。只是若然香港沒被剔出名單,英國必須作出配合而已。即使不讓香港獨立,英國也不一定要將香港主權交予中國。

上世紀中,反殖浪潮席捲全球。香港亦是英國解殖政策的對象。英中聯合聲明,是雙十、六七暴動以及司徒華等親華政客主張香港「回歸」中國的結果。與其說英國出賣香港,不如說港人被國共擅自代表。君不見司徒華在其著作坦承自己中共地下黨員的身份。觀乎雙十、六七暴動中,出現香港平民受到殘害。兩次暴動不過支那人在香港進行內部殖民。聯合聲明(英中)簽署後,香港隨即爆發移民潮。方知鑲成大錯的英國,為了給原住民(香港)記認身份,逐發出BNO海外公民護照。沒法申請的中國移民想必恨之入骨,因為突顯了他們外來者的身份。

基於香港中國的領土融合,並非建基於港人意志(self-determination);脫離中華不需民主程序;除非接受英中聯合聲明。自決的形式也不一定是公投(公投亦不等同自決)。香港原住民自組革命政府,並直接推翻現有體制亦能體現民族意志(self-determination)。港獨從英國獨立較為合理,從英國獨立亦遠較從中國獨立容易;故恢復英國主權可作獨派過渡綱領。港獨亦有急獨緩獨之分。主張先復英後獨立的,可算香港的緩獨派。永續外來體制(基本法),不過是偽獨。

外交是民族獨立的體現,宣戰權則是外交的根基。先復英後獨立正正給予我們時間建設防衛力量,培育更多的軍事人才。此外;基於部份港人錯過BNO申請,先復英後獨立亦可解決剛剛脫離中國的護照問題。當然;縱使恢復英國主權失敗,香港的獨立之路也不會回頭。只是先復英後獨立是一個比較可行的辦法。

一國一制還是一國兩制,極其量只是姓資姓社、民主獨裁的意識形態、內部矛盾。統獨沒有所謂的中間路線、第三道路,將界線劃在2047年沒有意思。等待中國覆亡猶如守株待兔,所謂的主權獨立亦不等同真正獨立。加上中國當局已準備屠殺港人,脫離中華實屬當務之急。在這一天,香港復英獨立聯盟(簡稱英獨聯)成立了!

香港民族獨立的戰線可分兩道。分別為體制內改革,體制外革命。為了造就一個方便香港獨立的客觀環境,英獨聯發言人—招顯聰將會參加來屆立法會選舉。作為知行合一的港獨基本教義派,為了一個真正屬於香港人的烏托邦;我們即使與世界為敵亦不畏懼!以下是我們的政綱:

體制內改革

入境:所有曾經被香港法庭判定有罪/拖欠費用的外籍(包括中國)人士不得入境。外籍(包括中國)人士在港購買的物品必須打10%稅,否則一律充公。外籍(包括中國)孕婦所生嬰兒亦不得獲發出世紙。

人口:取消單程證和投資移民。

假期:將香港開埠日定為法定假期,同時將七月一定為港殤日。

教育:

課程

撤回中國國民教育。取消《中史科》並設立港史科取而代之。港史科內容以香港開埠作開端。將現時《中史科》附合史實的內容納入世史科,並當作他國史/異族史撰寫。同時,香港教學以港語、港文或英語、英文進行。

配套

停止殺校並抽起圖書館內以殘體字撰寫的書籍。

教師

取消「語文基準試」。

收生

香港各大專院校每收錄25個本港學生,才可收錄一個外籍(包括中國)生。

糧食:興建海水淡化廠,以取代購買中國水。同時恢復雞牌、農業及畜牧業。有關市場不能單一化,政府亦需補貼業界。

醫療:增加醫療設備並大幅提高醫謢人員的待遇。同時取消醫護人員合約制。

生產:鼓勵發展輕工業及重工業,並對業界作出補貼。

勞工:

福利

設立每日八小時的最高工時。超過最高工時的工作時數,工資需乘以1.5。每工作六小時需有一小時用饍和每工作兩小時需有15分鐘休息。用饍/休息時間亦作工時計算,期間員工不應受僱主監管、約束。僱主可安排員工於公眾假期上班,但必須是僱員自願。在公眾假期上班,工資須作雙倍計算。學徒、見習生亦需納入勞工法例的保障範圍。同時廢除強積金對衝機制。

外勞

僱主每聘用25個本港勞工才可聘用一個外籍(包括中國)勞工。違反者作聘用非法勞工論。

機建:反對一切港中融合工程。同時跟英國簽訂價值三千九百億(約庫房十分一)的合同,建設合乎歐盟標準的機建,以換取英聯邦軍事保護。

防衛:成立自衛隊以培育更多的軍事人才。自衛隊在出現水災、火災、山泥傾瀉等事故可大派出場。自衛隊由主權移交前已具永久居港權/在港出世,父母在主權移交前均具永久居港權之人士組成。

公務員:新入職公務員需在主權移交前已具永久居港權/在港出世,父母在主權移交前均具永久居港權。

政制:取消十三局局長、副局長及其助理等職位。

動物:設立動物巡查隊,並立法嚴懲虐待動物者。同時禁止所謂的人道毀滅。

體制外革命

香港獨立宣言:在宣誓就職的環節讀出預先撰寫的香港獨立宣言。

恢復英國主權:以立法會議員的身份跟英國(使節)談判;要求廢除英中聯合聲明,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

香港民政府:自組香港民政府並向外締結。香港民政府由主權移交前已具永久居港權/在港出世,父母在主權移交前均具永久居港權之人士組成。在適當時候,香港民政府會宣佈香港獨立。

獨立建國:頒佈香港共和國憲法;並民辦只準主權移交前已具永久居港權/在港出世,父母在主權移交前均具永久居港權之人士參與的公投;以作確認。

很榮幸台灣獨立運動先軀、獨派大老、獨立台灣會始創人史明先生,以及「台灣共和國辦公室」創辦人王獻極先生;願意給予英獨聯支持和祝福。他們經已接受招顯聰
邀請,擔任英獨聯的海外榮譽顧問。

在不久的將來,英獨聯會舉行記招。具體時間、日期、地點將於Facebook專頁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