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BREITBART報導,蘇格蘭國會東洛錫安議會區(East Lothian Council)容許公務員開Facebook Account,跟普羅大眾做好友為名,背後監視群眾,查採和統戰懷疑用戶。執行方式、細節皆以5月12日通過的 Social Media Policy 為準。

以上政策通過後,東洛錫安議會區公務員將會成立 Communication Team,潛入各可疑用戶的Facebook群組跟追蹤可疑用戶的Timeline,分析用戶平日用語、內容、討論、什至批評。必要時,Communication Team成員(Investigation Officers)可新起一個假戶口,邀請可疑用戶成為好友,然後追蹤和細閱 平日 Friends only 發佈內容。

根據以上政策守則,如果下屬被可疑用戶接受邀請,可以自行閱讀 Public 或 Friends-only 的平日內容。如果下屬需要另起新戶口繼續追蹤某人,需要事先向上頭申請。東洛錫安議會代表提出監視可疑用戶只用於撲滅罪行、提防公共衛生或維持秩序。消息公佈後,隨即引起公憤。不少網民指出此案損害言論自由,一小撮人被假定有罪。當地警方跟政府部門沿社交網絡監視和警告群眾,早有前科。今年4月,格拉斯哥(Glasgow)警方恐嚇網民要友善,否則周末上門(to be 「kind」 and not 「hurtful」 unless they wanted to 「receive a visit… this weekend」 )。同年2月,有位41歲老人被捕,跟批評敘利亞難民逃到比特島有關(Isle of Bute)。直到五月上旬,大曼徹斯特郡(Greater Manchester)的穆斯林總督察回應,指出言論自由不包括侵犯他族文化、宗教、和傳統風俗。

以上是轉述,以下是批評。

環顧當今香港,再閱《1984》,Big Brother 還是無處不在。國家機器除了五米一小CAM,十米有差人外,現今監控魔爪更伸延而社交網絡。政府部門除了利用專頁主導輿論,更會利用假人維穩,追蹤個別用戶。自新界東北跟遮打革命後,網民發現更多虛擬用戶,不管 instagram 或 Facebook 到場索料,或到某幾個重要文宣中快速批評,回覆數量跟速率(用戶回覆數量 / 主帖留言時間)數以量計。另外,部份網民的推薦好友多數以美女靚仔的空用戶為主,當中Timeline皆沒有內容,而且一句曾經支持梁天琦而被ICAC調查,跟其他用戶交流討論時小心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