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立法會選舉將會是各個黨派必爭之地,多個「本土」團體都已經密鑼緊鼓籌備選戰。其中以青年本土為主打的青年新政,與多個地方傘後本土組織,組成選舉聯盟,並提倡在用五年時間,在2021年就香港2047年二次前途問題舉行全港公投。本報特意專訪青年新政三個骨幹成員:召集人梁頌恆、發言人黃俊傑以及黃埔區社區主任游蕙禎,了解他們對公投決定未來的取向。

磨劍五年 建構香港民族

青年新政在其記者會中,介紹會在2021年推動香港全民公投,召集人梁頌恆認為此舉是希望香港人給他們多五年時間,在社區做更多工作,為公投做好思想上的準備:「我們得出此時間概念是希望在特首選舉之前做,2026我相信以香港的政治現實以及其崩壞速度,香港未必捱到幾耐;而若果在今年就推動公投相信香港人都未了解清楚公投的意義和目的,所以選取2021作為目標。」

在此五年內,青年新政將會從地區入手,推動不同活動去提升香港人的「民族意識」,為建構香港民族做好準備。青年新政發言人黃俊傑指,香港人往往有很嚴重的恐共情緒,使他們在決定前途之時被這些因素影響,他們將會在論述和政策等層面著手,認清香港自身的價值,建立起一個公平理性的環境,讓香港人思考前途,而非設下框架。他們希望以文宣工作介紹地區、了解香港歷史、了解為何要公投自決等簡單易明的事,去讓香港人理解和知道2047已經「殺到埋身」。梁頌恆補充,去年的港中大戰和電影《十年》都能做到「本土入屋」,令香港人更了解自己的身份。

同屬公投 目標有異

問到與香港眾志推動的「十年全民公投」分別,梁頌恆認為香港人未必有時間等得到十年,又指與香港眾志的最大分別在於「香港民族」,若果香港並非民族,在聯合國的法理上無法理順,故此有必要建立起香港民族的概念。另外,他又認為香港眾志為了不想建立香港民族主義去對抗中共的民族主義,但若不如此構建,就無法分出我者和他者,將無法說服何以只有香港人才能投票,而中國人無法投票。香港人這個群體是獨特別,與中國人有分別,若有如此大分別卻又不去建構,在邏輯上講不通。

至於與熱普城的「五區總辭」有所分別。梁頌恆指出,青年新政所推動的是全民一人一票決定一個「政體」,源於聯合國人權公約所賦予曾經是殖民地民族的權利,在國際法上是允許的,在法理上得到國際支持;而熱普城所走的是修憲路線,五區公投所選擇的是一個「憲法」。他續指,每一個地方都應有其憲法,但現在香港對於未來自決的取向有很多,難以取得共識,例如要修改基本法第一條,單單就「獨立」還是「歸英」已經很多想法,難以在一次五區公投就全盤決定。加上五區公投最終可能被泛民建制模糊,令投票議題不能由自己控制,因此他認為在公投方式上,五區總辭未必是佳選擇。

若港獨民心所歸 將全力支持

就港獨問題,青年新政指港獨將會成為自決公投的投票選項之一,若果投票結果為香港獨立,他們就會積極推動,要求政府、中共以及國際社會回應。對於中共可能不承認選舉結果,游蕙禎直指「如果香港人要獨立你憑咩要反對?」,若果香港人如此需求,就應該給予這個選擇。記者問到,若果中共始終不願承認公投結果,會否有更激烈的手段,包括推動或支持武裝革命,游蕙禎回應話:「若果當真如此,則師出有名,因為是中共無視香港人的意願,和平的手段已經做盡,你憑什麼要我們和平?這是無可厚非的。」而梁頌恆續指,香港人要爭取一樣有共識要得到的事,會逐步升級,到時將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指若民意是要求武裝革命,他們跟從民意是應份的,更應該比民意行先一步。

與熱普城可以合作

問到假設熱普城每區均有一人當選而成功引發五區公投,青年新政會否參與,梁頌恆指香港欠缺一部擁有民意授權的憲法,全民制憲是應該做的,若他們願意的話青年新政亦希望能幫手,亦不排除若果熱普城欠缺一個議席無法辭職公投,而青年新政剛好有一個適合的議席,他們會主動辭職觸發公投。梁頌恆重申,若果五區公投可行,他們定當參與,因為香港的確需要一部有民意授權的憲法。

至於公投模式,梁頌恆指將會類似當年「民間選特首」的模式,會建立起實體票站,以照顧不同年齡階層都能參與。對於選民資格問題,梁頌恆則指會傾向以現時選民基礎去投票,核實投票人的選民資格去決定能否投票,亦可尋找獨立機構監察。針對認受性問題,梁頌恆指此次投票涉及香港未來,不論是否支持民主,都應該去投票,因為是在決定香港的未來。至於香港民族黨陳浩天提出由聯合國在香港舉行一個前途公投,梁頌恆指未細看國際法的條文,無法評論此法是否可行,然而他擔心中國可能會阻止使聯合國根本無法入手,但他認同公投必須得到國際支持,若聯合國能派員監察,將可使整個公投更有認受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