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相信都唔洗點介紹,一個隱瞞沙士疫情,引至香港犧牲咗299條人命嘅兇手,令唔少人家破人亡。要照顧病患者嘅醫護人員就堅慘,要抽生死籌決定邊個去,不過佢地明知危險都係喊住咁去,依啲咪叫專業囉(對醫護人員好啲都唔過分架)。後嚟更俾機會689引入自由行,可為後患無窮。

十幾年過後,張德江出巡香江,本應係仇人見面。條人渣都未到,就有幾千個太監黑警走出準備保護佢,封咗灣仔仲要人停工幾日,攪到灣仔變咗水馬城,仲要表現俾你睇咩叫大x晒,逆線行車你吹咩。嗰班係佔領期間話人阻住搵食,破壞法治嘅人去晒邊呀?依家班友見人有權有勢就覺得人地係特權階級,老馮要就佢,全部收晒聲,依啲咪叫奴性囉。

有啲奴隸就係欺善怕惡,見到人地惡過佢就覺得自己係應該俾有權勢嘅人食住。有人對住有權勢者會變鵪鶉收晒聲,有更乞人憎嘅就會企埋權勢嗰邊一齊欺壓、恥笑反抗者就覺得自己好醒,覺得自己做奴隸係可以比其他被奴役嘅人高人一等,根本佢地就只係一班門口狗。

學魯迅話齋:「做奴隸雖然不幸,但並不可怕,因為知道掙扎,畢竟有掙脫的希望;若是從奴隸生活中尋出美來,讚嘆、陶醉,就是萬劫不復的奴才了。」

香港依家真係好不幸,香港人本應做嘅就係反抗,不過有班人真係奴毒入晒血,做奴隸做到好開心,最慘就係佢地要累埋唔想做奴隸嘅人。

最後為當年沙士所有醫護人員至敬,毋忘血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