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黨的理念-獨立建國的首要條件

party1

陳浩天:第一步是民族意識的醒覺,香港人要意識到或認同自身是一個民族。對於香港人來說,或許民族一詞很陌生很遙遠,但其實很簡單,就是劃分誰是香港人。香港人很多時在身份認同上很模糊不清,不知自己是中國人還是中國香港人。這是中國政府想要的效果,他對香港人的洗腦工程,不再認為自己是香港人,而是中國人,這是十分危險的。如果香港人沒有意識,認為大家都是中國人,那就沒有必要分割出去,或再沒有與中國的界線,例如不需要一國兩制,使用與中國一樣的語言、文化、法律、貨幣等等。所以我認為第一步,最基礎最重要,就是香港民族意識的醒覺,不再是中國香港人,而只是香港人。

以民族的原則能界定誰是香港人,劃分香港人和中國人,擁有共同的文化、語言、文字等,反殖共同體可令反共的決心更穩固。民族黨提出六大鋼領(第一,脫離中國,建立自由的香港共和國;第二,捍衛港人利益,以香港人利益為本位;第三,鞏固香港民族意識,確立香港公民的定義;第四,支持並參與一切有效抗爭;第五,廢除未經港人授權的基本法,香港憲法必須由港人制定由;第六,建立支持香港獨立的勢力,在經濟、文化、教育各方面成立以香港為本位的組織和政治壓力團體,奠定自主的勢力基礎。其最終目標為建立獨立自主的香港共和國,脫離中國殖民暴政,令港人重回正常生活。)第六點特別強調在香港建立獨立勢力,如工會等。

hkidpd

港獨對香港本土議程的政治作用

陳浩天:從政治光譜說起,香港傳統的政治光譜只是二元對立,即泛民主派和親建制派為對立面,他們的討論僅是要民主,或是不要民主;而本土派的出現,如梁天琦所言是泛民、親建制、本土三分天下,但事實上仍屬低層次討論,討論本土與不本土,這本來不需討論的常理。我認為香港的政治議程應該討論香港前途問題,例如成為獨立國家,又或者不論是什麼形式但仍繼續在中國的主權之下。而我們的出現,就將會把原本的二元對立和三分天下的狀態,提升為統獨之爭,討論香港獨立與否。

hkidpd2

現階段推動獨立的手段-香港民族黨參選立法會的意義

陳浩天:我認為議會失效,但香港民族黨仍會積極考慮2016年立法會參選,何解?第一,可以利用立法會選舉的宣傳效果,好比我們成立民族黨就已經把港獨的討論帶到主流平台一樣,如果去參選絕對會是另一個尚好的宣傳平台,例如上電視論壇。第二,就是資源問題,不需多解釋吧。第三,若我們以明確主張香港獨立的旗號勝出選舉,將帶來極大效果,雖未必會有實質的轉變,但定能震撼香港人,原來港獨是有這麼多人支持,所謂勝利球迷就會轉向支持;另外亦可震撼中國及國際。最後一點,就是我們可利用立法會議員的身分和資源進行外交,對外宣揚港獨思想和是否承認香港是一個獨立國家等工作。這對香港獨立是十分重要,可到台灣日本韓國,甚至歐洲國家,聯合他們制衡中國,我相信將來香港的生存之道就是在大國與大國之間互相制衡的狹縫中。

對公投看法

陳浩天:透過公投達到香港獨立只是其中一種手段,公投要先在不同界別建立獨立勢力,公投才有意義,如果要舉行公投必先要有聯合國的認受性,就如東帝汶多年來進行國際遊說,爭取國際支持,在澳洲的幫助和聯合國介入接管下,推行獨立公投。陳表示會利用議員身份進行外交,展開國際遊說,要聯合國介入在香港舉行公投,這樣的公投才有認受性。

關於香港眾志、青年新政等團體要分別舉行十年公投和五年電子公投,香港眾志需要表明清晰立場,而青年新政的電子公投就需要思考其認認受性問題。另外,熱普城的五區公投和參與第二梯隊則可觀望,支持香港人擁有屬於自己的憲法,也會提供意見。不過,變相公投只是一種對政府施壓的手段,形式上只是好像幾百萬人上街的示威,實質認受性成疑。

如果有聯合國認受的公投在十年後發生,人口清洗已有一定數量的大陸新移民的話,可吸納新移民聯合對付中共加入反殖共同體,畢竟新移民是為了逃避中共才走到來香港。

hkidpd3

爭取雙普選和香港獨立,你認為哪一樣重要?

陳浩天:必定是香港獨立!因為獨立必然有民主,我們追求一個自由獨立的國度而不是獨裁的獨立國家。

另一方面,除了透過武力推翻政府和公投達致港獨之外,香港民族黨還會在稍後公佈其手段爭港獨,而武力推翻政府的正當性上,陳認為在任何情況下都有其正當性同時要視乎局勢,例如:如果一場有認性的香港獨立公投,政府不承認的話,用武力推翻政府便有正當性。

hkidpd4

港獨是不是要完全否定香港有華夏歷史?

陳浩天:不會完全否定華夏歷史,即使有中華文化的歷史,但都是香港人,正如日本都會用漢字,依然有中華的遺風,但他們都不是中國人是日本人,是有那種文化存在,這跟香港的情況一樣,我們是華民,雖跟中國相近,但終歸與中國有不同。

對只有原居民身分才有自決資格的看法

陳浩天:不認同只有原居民身分才有自決資格的看法不了解實際操作,香港畢竟是有百多年殖民歷史的地方,但已歸化成一個香港人民的族群,香港人是一個民族也經歷過殖民統治,為何不能作民族自決?即使有原住民在香港居住,但我們都是說廣東話,生活習慣、貨幣、制度是一樣的,所以不接受只有原居民身分才有自決資格的看法。

對獨立vs建國的詮釋

陳浩天:字面上的解釋本是一樣的,建國是陳雲的說法,建國和獨立都是成立一個國家。

實然主權vs國家之名

陳浩天:如果爭取到實然主權,會修改香港憲法,成立香港共和國,陳表示必定要爭取主權,要有主權才能有正名,而且可同時進行,正名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港獨之後香港依然叫中國香港的話,會十分影響香港人的身分認同。

陳被問到如果成功成立香港國,而沒有實然主權,只是一種形式主義,底裡還是中共干預香港內政,陳表示:所以有民族意識醒覺是其核心,因為這個醒覺會讓香港人知道政府是否屬於香港人的政府。

hkidpd5

你認為香港人準備好流血革命了嗎?或者香港可否和平獨立?

陳浩天:民族意識未準備好,但從魚蛋革命/初一事件中可見,有些香港人是在警察對天鳴槍後到旺角支援的,因此有部份香港人是有一定心理準備的。另外,香港是可以和平獨立的,因為香港對中國有一定的價值,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如果中國出解放軍,這個國際金融中心需要穩定和健全的法治制度,若崩潰的話,對中國都有損失,所以和平獨立的空間是存在的。

hkidpd6

寄語

希望每個香港人都可以在不同工作界別建立獨立勢力,在生活上,有大陸人問路的話,可以不理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