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文妓今日為張德江舔肛,聲言「愈來愈期待一國一制」,表示鄧小平的「五十年不變」是打錯算盤。

文妓就算真想改變香港制度,都應該是上書習帝,而非區區一個行將下台的人大委員長,但諂諛要緊,即使犯了「僭越」也顧不上。

在港實施「一國一制」,應該做、值得做,最好今日就實行,光是想到後果就教人興奮。

一國一制下,香港就不再採用普通法制度,而改跟隨中国的大陸法,包括商業法律都一致大陸化,駐港外資企業保證立即撤走,股市狂瀉,連帶在港上市的中国公司都不能倖免,幾千億片刻蒸發。
一國一制的香港不應再是免稅的自由港,須跟從中国訂立關稅,資金亦不再准許自由進出,一眾中国高官的資產要從中国轉移到海外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一國一制之後,香港特區護照自然取消,包括文妓在內之人就需改領中国護照,這本護照有多垃圾請自行「維基」一下,屆時文妓的三個寶貝女要在英美繼續留學,未知會否有阻礙?高官子女、中国專才來港領身分證就是圖個方便,現在拜文妓所賜又重新拿回中国護照,這等大恩大德,他們定會記在心中。

牠在信中說營營役役的平民不論是「一制」或「兩制」都是一樣過,我等廢青當然同意:股樓大跌護照沒了免簽證又如何?我沒錢沒樓不旅遊。但牠似乎沒有考慮過,「北大人」的利害關係,又怎是賤民所能比?

所以反對一國一制的不是別人,正是牠在吮啜得最起勁的那些人。而文妓想早日享受「祖國」的美好制度?不難,羅湖橋就在那邊,盡早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