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參加來屆立法會選舉的「香港民進黨」,其發起人楊繼昌說除了獨立;香港自決還有其他出路,例如成為美國屬地、與兩廣合組聯邦、「加入台灣的中華民國成為一個縣市」等。

自決論理應凌駕國家主權、政治體制。與兩廣合組聯邦;只是中國內部討論,並不屬自決範疇。「加入中華民國」,更帶出民國是否仍然存在的問題。然而基於「民國」並非以國家的形式統治台澎,即使答案肯定,我們也不能說它是台灣的。

在拙作《台獨並非從中國獨立》,筆者已解釋聯合國認為;「中華民國」只是中國一個朝,而非獨立於紅色中國的主權國。國共是意識形態矛盾,國家認同沒有分歧。於國際社會來看,加入「中華民國」屬中國內部問題。它跟與兩廣合組聯邦一樣,難成自決選項。雖說自決論者即使與世界為敵亦不畏懼,入聯也只是主權國的一種體現方式。然而脫離中國理應是為了跟中國人分離。人的價值觀緣於成長歷程,民族的個性則緣於發展過程。中華民國論卻造成史觀重疊(跟中國人),糾纏不清。

中華民國是否已經滅亡,爭議主要基於金門、馬祖。由於既不能說金馬屬於台灣,也不能說金馬屬於中國(紅色);筆者即使傾向中華民國滅亡論,也不能全盤否定中華民國未亡論的觀點。曹長青先生的《兩中一台》,正正是這樣立論。可是「中華民國」剩下的金馬,只是其附屬島嶼。再加上首都南京已被攻陷,中華民國已經滅亡是鐵一般的事實。

有說台灣理應尊重金馬的意願,由金馬人馬自決是否「留在」台灣。筆者認為萬萬不可,因為金馬本來就不屬台灣。我們不能單方面決定是否跟異族統一,因為自決權是屬於每一個民族的。不然中國也可自決是否統一台灣。離開台灣,並在金馬成立一個新的國家—「金馬共和國」;倒是國民黨及其黨羽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