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6日,任天堂(香港)有限公司及Pokémon Company公佈將更改香港、台灣地區的Pokémon譯名,要統一作已有具體證據證明由大陸人定下、沒有考慮過廣東話語音的「精靈寶可夢」。網民更踢爆,任天堂於去年年底,在香港註冊「精靈寶可夢」及「皮卡丘」商標,擔心除了作品標題外,連眾多小精靈都要改名,被全面以普代粵,因而紛紛抗議。除了在任天堂(香港)有限公司的fb專頁留言、寄個人信或聯署信外,更表明若不撥亂反正會罷賣。

但在一片浩大的反對聲浪下,這家名叫「任天堂(香港)」的公司,仍然繼續做實際上是「任天堂(反香港)」的行為,於5月10日公佈最先一批151隻小精靈的所謂「中文名稱」,聲稱牠們「已重新命名」。這批新名字,都是站在普通話角度出發,像「比卡超」變「皮卡丘」等不合粵音的名字比比皆是,甚至連「波波球」變「胖丁」等在廣東話裏不雅的名字,也照用如儀。151個譯名,當中八成以上都是照搬台灣國語名字,有些則變作非港非台的新名。港台有異而最終使用港譯者,就只有「大比鳥」等碩果僅存的4隻。對,4隻,151隻中的4隻(註1)!

為什麼在如此大片的反對聲浪下,這家坐落在香港,連名字也含有「香港」二字的公司,可以如此面無愧色地、大剌剌地,做出這種出賣香港、出賣廣東話的事?依我所見,除了是公司任天堂對普通話霸權舔上腦(註:普通話霸權不只大陸,亦包括台灣),還要衷心多謝一群出賣粵語的「寶可夢粉」。

事源2014年,有Pokémon遊戲迷撰寫《Pokémon遊戲中文化請願書》(註2),除寄給任天堂外,更面呈予增田順一與石原恆和兩位話事人。他們雖聲稱有陸、港、台等地的粉絲參與,聲稱不是從「某一地發起」,但事實上主體是以百度貼吧和「神奇寶貝百科」等大陸網民及一些台灣網民。請願書只片面地大賣把遊戲「官方中文化」的好處,卻沒有說出三地使用的中文是不同語言之事實,甚至在有意無意間把三地不同語言說成沒有分別。例如只說「中文化」或「華語地區」,或者說希望「把中文這一作為母語使用人口最多的語言直接作為各版本遊戲中通用的第八種內置語言選項」,即是單單是增加一種「中文」或「華語」就能滿足陸、港、台各地,連正簡體都不用分,更莫說各地語文的分別。連說到「Pokémon的名稱、技能」等專有名詞,也只說多數「已經有正式的中文翻譯」,對各地的「中文」翻譯差異隻字不提。

請願書的日文版,甚至直接稱陸、港、台各地都使用「中国語」。然而日文裏的「中国語」在日常生活中,一般情況都指普通話或國語。香港使用的是粵語,日文裏應稱為「広東語」。在一般人的日常生活的會話中,「中国語」通常並不包含「広東語」。不說明香港使用「広東語」,與「中国語(北京語)」截然不同,這難免會令讀到信件的日本人誤會。

無疑,不管撰寫的人無心或故意,這寫法是違反各地中文並不相同之事實,出賣了粵語。請願書也直接署名作「華語地區Pokémon愛好者」,香港擁躉就此被代表。香港的小精靈愛好者,其實一向有兩大方向,一者是先從遊戲入手的,二者是先從動畫(尤其粵語配音版)入手的。這請願信在香港,當時只有一些遊戲方面的粉絲響應。然而,他們的響應,就只是盲從百度帖吧等群眾,一味唱好中文化訴求,對於信中違反語文事實、把粵語「蒸發掉」的描述,並不見到他們出過一句聲。而中文化必然牽涉翻譯,也會影響《寵物小精靈》動畫的擁躉,而且動畫配音時要把譯名用粵語唸出,透過聽覺接收,所受的影響比單以文字顯示的遊戲版大得多。但他們不曾向動畫的擁躉諮詢,把動畫擁躉蒙在鼓裏。

結果,兩年後的今天,許多香港喜歡《寵物小精靈》的人、許多動畫擁躉,看到「任天堂(香港)」作出這種反香港、反粵語的事,莫不痛心疾首。著名新聞工作者伍家謙先生更直斥:「係咪黐×線㗎?」但是,那些認同「中文化請願」的「寶可夢粉」卻十分高興,不但欣喜地聲稱「夢想實現了」,還認為抗議的香港人會破壞他們的「夢想」,紛紛「自帶五毛」出來替「老任」做打手,他們所用的招數亦十分醜陋。

衝出來替老任作義工打手

首先,「寶可夢粉」打手以消毒、闢謠之名造謠,誤導沒仔細追查研究的人。他們聲稱用「寶可夢」與搶註無關;他們聲稱「寶可夢」不是「大陸譯名」,是日方的「正式名字」;他們聲稱無論對哪一地而言,「寶可夢」都是讀Pokémon的音;他們聲稱過往香港譯名只是「電視台自譯」,日方並不同意;他們甚至聲稱新譯名並非「偏向於國語(普通話)」,理由是石原恆和的發言片段中「同時用國語和粵語問候及答謝」,由此「可以看出,官方對國語和粵語、繁體和簡體的玩家都會同等對待」,如此云云。

肯花時間了解真相的人,當然知道這些都是謊言。「寶可夢」由大陸動漫譯製的張麗莉定出,原因是迴避搶註,這是張氏在2011年的訪問裏自爆的,過程中從無提及和考慮粵語,只以普通話音出發。「寶可夢」在粵語裏與Pokémon差異極大,從語音學上已能客觀說明。過往香港電視台採的的小精靈譯名,是按照經日方確認、由代理商發給電視台的指定譯名表,即使香港導配提出過反對意見亦不予受理,配音員還因日方和代理商要求而要重配。而石原恆和的片段只是公關手段,他用粵語打招呼,不等於譯名的製訂過程中有考慮粵語發音和習慣。(註3)

面對反對者道理充份的發言,「寶可夢粉」無法從道理反擊,除了選擇自我失明,或者把別人的如實具體證據強說成「無法證實,甚至係錯嘅廢話」外,就只能用更醜陋的手段。他們以誅心手段,罵反對者是「偽粉」,罵反對者過往沒有玩Pokémon遊戲,或者現在說罷買遊戲,就是不愛Pokémon的表現,沒有資格發言。他們說任天堂只是「國際化」,香港應「少數服從多數」。又反問反對者,說較新的小精靈譯名已趨向普通話化,為何現在才反對。

前文已說,喜歡小精靈的擁躉,不一定從遊戲入手,可以以動畫作主要接收媒界。「寶可夢粉」做的是媒界歧視,低貶動畫和粵配的地位。真正愛一個作品,就應把作品的不同媒界體現都公平去看待,不會「大細超」。這些「寶可夢粉」以為自己高人一能,其實反而顯出他們並不真正愛這作品,卻愛玩權力遊戲,在喜愛小精靈的朋友之間分門別派,無理地踩低他人。而「國際化」並不是「少數服從多數」,真正進行國際化的公司,是把業務向國際擴展的同時,尊重每個地方的文化差異,就每個地方作出在地化。連麥當勞這種被譏為霸權的公司,也懂得在日本的店售賣壽司,在泰國賣Gra-prow豬肉飯,在馬來西亞賣麥香雞粥,在德國賣啤酒,在土耳其賣Mc.Turco,甚至在香港太平清醮時,長洲店只賣素菇包及非肉類、非奶類、非蛋類的食物。與全香港比,長洲的人口和面積都小得多,但國際化公司尚懂何謂尊重文化。面對全球超過一億人口作母語的粵語,誰以為祭出「國際化」之名就可以污衊它是少數,就可以不尊重,就可以出賣它?!

說到較新的小精靈或角色譯名,其實粵配觀眾之前已留意到它被「普通話化」的問題,不但在粵配的討論群組中商議,更曾去信電視台、代理商和「任天堂(香港)」表達不滿。無奈電視台回覆指須依指定譯名表,身不由己。而有權做決定的卻一直聽若罔聞,不予回覆。那些「寶可夢粉」當時不與粵配觀眾一同爭取,令粵配觀眾孤掌難鳴,無功而還,現在卻拿此來攻擊,誣陷他人不一早爭取,這種無恥已不是筆墨所能輕易形容。

有些「寶可夢粉」則繼續造謠說謊言,聲稱電視配音不會改新名字(正如初出「寶可夢」時,他們也說「比卡超」不會改名),私下叫回自己習慣的名字便可以,有愛便行。有些繼續高空放嘴砲,指反對者只看到自己的「童年回憶」,不去考慮台灣、大陸的玩家,「以為自己係宇宙中心」。偏激者甚至冒充Pokémon Company員工,聲稱有中文版就應「感恩」。

說電視台不會改,明顯不符合上方已說明的事實:決定權根本不在電視台手上,連配音員都要NG。而目前港、台動畫版的代理「曼迪」則聲稱:「動畫今年暫不更名為《精靈寶可夢》,若之後收到日本版權方通知更名,會再另行公告,還請耐心等候,謝謝。」可見只不過是避免在本輯播放途回名字突變,而「今年」「暫」不更名,在本輯完結後,下一輯名字很可能會遭殃。而且連代理也要看日方指示,話事權掌握在任天堂那邊。作品改了新名字,新名字便會在大家接觸時耳濡目染,根本難以「私下」保住「自己習慣」,否則屆時又可被「寶可夢粉」攻擊作不肯面對現實叫法,「以為自己係宇宙中心」。在「寶可夢粉」口中,「有愛」變成不應表達不滿的藉口,實在諷刺。

至於說到「童年回憶」,不久前才看到新聞報道(註4),說任天堂維修小朋友的遊戲機時,連機上的貼紙都會作「神級」還原,傳媒還大讚它細心、「果然最疼小朋友」。任天堂連日本個別小朋友的貼紙都這麼關注,面對香港廣大觀眾的集體童年回憶時,為什麼卻要變臉?香港這麼多人的語言文化,就比不上日本個別小朋友的貼紙?

事實上,反對新譯名的人,沒有一個是「以為自己係宇宙中心」。大家爭取的,並不是要台灣、大陸玩家用港譯,而是各地玩家都沿用各地過往的譯名,誰都不用被更改習慣。這解決方法,並不用多花太多金錢。雖然在遊戲中要增加一種全新的語言,要用一定成本,但現在只是把「繁體中文」版本一分為二,當中只有角色、精靈名字和個別地區字詞有差異,其餘的部份都可共用,所花的成本並不太多。像高達系列等其他遊戲也這樣做。而多花這少許成本的同時,舊有的動畫配音、漫畫出版等,都可以沿用,不用重配重印,也省回一定資源。除非任天堂和Pokémon Company的做法,是「話之動畫漫畫死」,否則所省回的成本,分分鐘比要付出的多。

我們這些反對新譯名的人,是站在尊重任何一方的角度。我們香港人,用廣東話,不想被取代。但同時我們也不是要扭曲別人習慣。現在任天堂的做法,對台灣或普通話玩家來說,一樣有些名字改變了,雖然改變程度遠遠比不上香港人所面對的,但仍是有不滿。採用反對者的建議,區分「簡體中文」、「台灣中文」、「香港中文」三種語文,才可讓各方都受到尊重,才是真正完整的、真正公平地重視各地中文受眾的做法。我們沒有與「寶可夢粉」的夢想對着幹,他們要中文化,我們只是要真正完整的中文化。他們為什麼卻要與我們、與粵語對着幹?他們不但一開始就「蒸發掉」粵語,到我們據理指出問題時,他們更衝出來扣帽子攻訐我們。這些攻訐,還不止於在大陸百度帖吧、在台灣匿名「婊」版上,更在香港「註冊」的小精靈聯盟群組上,甚至連群組admin也衝出來攻訐反對者。

「寶可夢粉」是否覺得,他們用種種卑污手段,壓下反對者的聲音,令小精靈粵語翻譯被取替,才能成就他們的中文化「夢想」?他們要這樣賣粵求榮,怎可能不是香港人的公敵?尤其當中本身是香港人的「寶可夢粉」,更是港人的內奸。

新舊譯名對照表